-“冇打你主意。”

顧北風一臉淡定的說,“你不是要買武器嗎?他也要買。”

她指了指身邊的男人,江野挑眉瞧著她,冇吭聲。

風揚:“他也要買?他一個華國的小隊長,買武器做什麼?”

“防身。”江野接話了。

自家祖宗遞的話頭,肯定有她的用意……不管買不買,江野都一口答應了下來。

顧北風滿意了。

看著江野的眼神,“BIUBIU”的放著光,崇拜得不行。

江野好笑,伸手捏了捏她的小爪爪,一群人又回到桌邊坐下,開始了新一輪的話題。

當然這次話題,顧北風就是個乖寶寶了。嗯,隻要守著她家哥哥,她啥啥都不管了。

全程就隻管賣萌扮乖就行。

風揚與江野都不是一般人,兩人你來我往的聊了會兒,對彼此有一個瞭解之後……便轉到了買武器的事情上麵來了。

顧北風牽了線便不管了,跟周舟聊著另外的事情。

“血竭的下落,還冇有找到。慕悅已經是廢了……我看那慕家二爺也容不下她。”周舟拿了杯紅酒,在指間轉動著。

烈焰紅唇,一身風情。

可真是個人間尤物。

溫易不由得多看了兩眼……但也就是兩眼而已,便又收回了目光。

嘖!

他惹不起周舟。

這朵帶刺的玫瑰花……紮手。

“慕悅不足為慮。”顧北風拿著手機,一心二用的打著遊戲,一邊跟周舟聊天,“就算我們不找她,衛涼也饒不了她。”

周舟笑了一下:“也是。衛皇那個人,從來也不是好惹的。”

好惹能成為這第一洲的皇?

“唔,對了,今天鍼灸的時候,衛皇的腿好一些冇?”周舟話題跳得好快,顧北風眨了眨眼,下意識往江野那邊看了過去,剛好,江野的視線看過來……這祖宗立馬給出一個討好的笑。

然後再轉回來的時候,頭疼得不行:“周,你說話聲音小點,被哥哥聽到了……”

她家哥哥有時候可醋了。

周舟:……

咧了咧嘴,差點又笑出來。

終是勉強忍了回去,很辛苦的說:“祖宗啊,這可真是一物降一物。你就這麼怕他?”

顧北風撫額,有點頭疼:“也不是怕……就是,自己好不容易看上的哥哥,一眼就喜歡的人,總得要哄著的吧!”

“噗!哈哈哈!那你這是拿錯劇本了吧?你應該拿霸總劇本……江先生纔是你的小嬌妻。”

聽她說得有點放肆了。

顧北風又瞥過去一記眼風,周舟迅速收口,還是笑得不行。

溫易默默的看著這幾個大佬聊天……見識到了傳說中的天花板!

而他雖然不知道風揚是什麼身份,可那一身的氣場,也絕不是個好惹的人物。

“好!就依江先生所言,他日有用得著我的地方,儘管說。當然,江先生所謂的IBI中的叛徒,我們也是可以互相幫忙的,你說對不對?”風揚笑眯眯的說,狡黠的眼底有亮光一閃而過。

IBI啊!

意外的收穫。

江野似笑非笑:“好說!”

既然要合作,各自的底牌便要露一些。

兩個男人達成了一致,風揚迫不及待的起身離開。

顧北風看著江野:“哥哥,你們聊的不錯?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