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江·教導主任的電話都催來了,顧北風哪裡還敢等?

乾脆利索的把剩下酸奶都提了出來,想了想,冇捨得扔……送給路旁很晚了還在工作的清潔工,又在清潔工連連的感謝聲中,顧北風轉身,走向停在路邊的車子。

便在這時,一輛風馳電擎的紅色跑車,突然“嘎”的一聲,在她身邊停了下來。

“姐!是我,我是明珠呀……”

顧明珠坐在車裡副駕駛,臉上化著濃妝,要不是她這麼一喊,顧北風根本認不出來。

可就算認了出來,她也懶得理。

瞥過去一眼,顧北風麵無表情上了車,下一秒,車子轟鳴著開了出去,遠遠的把顧明珠甩在身後。

顧明珠一急,連聲催促著:“快!快追上她!”

開車的是個流裡流氣的小男生,江都本地人。

一看顧北風開的車牌號,頓時就變了臉色,惱道:“你是想害死老子嗎?那女人開的車,是江爺的車!”

顧明珠一愣,繼爾又大喜:“江爺?那真是江爺的車嗎?這樣說來……我姐還真有本事,真抱上江爺的大腿了?”

“剛剛那人,真是你姐?”小男生狐疑的看著她,對她的話並不相信,“可她看起來,並不認識你。”

“你知道什麼!我姐是跟家裡人鬨了點矛盾纔出來的……這不,我們一家從江城來,就是來找我姐的。”顧明珠一邊說,一邊“誒呀”一聲,“算了算了,說了你也不懂。”

著急的給許淑蘭打電話,剛剛接通就迫不及待說道:“媽,我剛剛看到我姐了……是真的,那人說的是真的,我姐真的跟江爺有關係!”

這一晚,顧家父母兩人正在床上做著激烈運動,突然接到顧明珠這電話,顧路平頓時大怒:“不是讓她睡了嗎?怎麼一個人跑出去了!”

許淑蘭已經光著身子坐起,極快的叫道:“在哪兒?趕緊攔住她!不管怎麼樣,都要把她帶回來!”

顧明珠同樣著急:“我正在追她的路上,媽!你趕緊跟爸過來,我發定位給你。”

話落,掛斷電話……小男生一見這情況,已經信了八分,剛剛那個女人的確是顧明珠的姐姐。

眼下也不用顧明珠再催,掉頭就追了上去。

顧北風開的就是普通的車子,不如跑車速度快……顧明珠又是在刻意的追逐下,很快就看到了顧北風的車尾,興奮激動的大叫道:“快快快,那就是我姐的車,快追上去。”

酒店,顧路平聽說找到了顧北風,也顧不得罵顧明珠了,反而一臉色喜色,甚至還倒催著許淑蘭道:“快點!這個時候了,還化什麼妝,女人就是麻煩!”

許淑蘭氣得一個倒仰:“不化妝怎麼出門?好不容易再找到她,總要給個好印象吧!再者說,萬一她跟江爺在一起呢?”

顧路平一聽,這說的也是,就耐著性子等著。

還好許淑蘭知道事情的輕重緩急,僅僅幾分鐘就化好了妝,兩人下樓,按著定位打車過去。

青山莊園,顧北風一馬當先開車回去,於夜色中跳下車,連忙就向院子裡衝。

江野沐著夜色,麵色淡淡的站在院子裡正等著她。

聽到動靜,他偏頭看過去,小姑娘從外麵著急跳進來,氣喘籲籲在他麵前站好,可憐巴巴的:“哥哥……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