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聽得衛涼的聲音一如概往的清潤,顧北風冇有繞彎子,直接道:“慕家的房地產公司發現大量殺傷性武器,你過來一趟,還是讓尹月過來一趟?”

到底不是華國。

顧北風勢力再強,也並不想在第一洲這個介麵越過衛涼動手。

不是她不敢動,也不是動不起……衛涼是第一洲的皇,她總要給這個麵子的。

頓了頓,聽得衛涼那邊冇有迴音,接著又道:“如果你冇空,這邊的事情,我直接處理。”

衛涼:……

他抽了抽唇,聲音裡帶了無奈:“我不是不願意,我是在考慮,我剛剛鍼灸完,適合出去嗎?”

鬼知道,他想她真的要想瘋了。

可依他目前的身體狀況,他萬一要在路上不太好了,最後還得連累她來救他……他捨不得讓她太勞累。

顧北風:……

她倒是忘了這事了。

想到他的雙腿不良於行,伸手按了一下眉心:“抱歉,讓尹月過來吧!”

“好。”衛涼有些遺憾的答應一聲,還想說什麼,電話對麵已經傳來乾脆利索的掛斷聲。

他抽了抽唇,抬眼看向尹月:“你帶人去一趟,一切以小北安全為主……如果慕家有人再敢對小北出手,不必顧忌,殺!”

最後一字落音,他溫暖的眼底瞬間閃過極致的寒。

是一種冷冷的絕殺!

是人都有底線,有逆鱗,有永遠動不得的心底溫暖。

而他的底線,是顧北風!

那個瘦瘦弱弱的女孩子,九年之前為他遮風擋雨,救他一命……那麼,在他往後餘生之中,也唯有她,是他深藏心底最軟的一根軟肋。

敢動她者……死!

“少主,還是我去吧。尹月留在你身邊保護,慕家那邊,我保證讓他們老老實實的。”尹西園陰沉著臉說。

對於慕家,他依然有帳要算!

隻炸個慕家莊園算個屁。

敢出手,總是要付出更狠的代價。

衛涼略作考慮,看一眼尹月,點點頭答應了:“行,你去吧!”

等得尹西園一走,尹月忽然想起一件事,低聲說道:“少主,有件事……我不知道該不該說。”

“什麼事,你說。”衛涼拿著手機,細細的檢視裡麵的通話記錄。

哪怕隻看到她的一個名字,他的心情也是非常好的。

因此這個時候,也比往日更容易說話一些。

尹月:……

心情突然就變得很微妙啊!

少主這個樣子……大概率是不可能心想事成了。

就憑江野那個男人的護勁,少主想要得到顧小姐的芳心,估計夠嗆了。

但這話不敢說。

尹月定了定神,心思轉回:“少主,這次去慕家……無意中發現了周小姐的身份,是鬼門的人。”

衛涼到底不是普通人。

尹月能想到的事情,他一樣能想到,甚至想得更遠。

“你的意思是,周舟是鬼門的人,小北也與鬼門有關係?”衛涼抬頭,目光裡染著讓尹月看不懂的光芒。

尹月點頭,毫不隱瞞自己的猜測:“屬下猜測,周小姐都已經是鬼門的高層了,那麼,周小姐平日又以顧小姐為首,所以,顧小姐的身份……會不會就是鬼門那位盛傳最神秘的鬼門大佬?”

閻王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