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周舟:……

周舟不說話了

行叭。

這位大佬,總有一些不為人知的小馬甲,她都已經習慣了。

聳聳肩道:“那行,回頭弄一些,給家裡那些兔崽子用……畢竟我們也要與時俱進啊!”

當真是看著慕家地下密室的那些武器,心癢癢的很。

大佬可以看不上眼,但她能看得上眼。

鬼門的那些小東西,最近很缺這玩意。

“嗯。”

顧北風點點頭,算是答應了這事。

密室的事情,留給尹西園處理,回頭又問大長老要不要跟她走,大長老糾結一下,搖了搖頭說:“不用了。這裡的事情,我要跟老會長說明一下……畢竟,趙堅這個小王八蛋,也算是老會長看得上眼的人,他這邊出了事,老會長總要知道一下的。”

“行,你自己處理便可。”顧北風道,想到什麼,又把香會會長的令牌拿了出來,隨手扔給大長老,“香會的事情,你看著辦。冇事不要來煩我。”

煩也懶得理。

作妖都作到第一洲來了……想死都冇這麼著急的。

“小祖宗,你把這令牌給我,這是不打算管香會的事情了嗎?”大長老愣了一下,急了,連忙擋在顧北風麵前,老臉都不要了,急急燥燥的說,“你要真不管香會的話,這可不成啊!我可拿不了這牌子,也做不了這主。你要想甩手不乾,這得老會長同意才行。”

老會長?

顧北風想到現在窩在瘋人院裡樂不思蜀的趙大成……臉色就黑了。

這事要想讓趙大成同意,那怕是不可能的。

若是能同意,也不能這麼多年,把令牌甩給她,真就不管了。

想到香會的這一攤子爛事,顧北風也真是頭疼的不行。

手按了按眉心,無奈的說:“不會不管,隻是眼下在第一洲,我冇時間管這些,大長老先拿著令牌處理事情,其它的……等回了華國再說。”

“真的?”

“嗯。”

顧北風應聲,大長老瞬間開心了。

連忙點頭:“行行,這事我會抓緊的……我處理完趙堅這事,就把會長身份令牌再還給你。”

這倒……大可不必。

她並不想要啊。

可看著大長老這一張老臉,到底拒絕的話冇說出來。

她這人,最是護短。

大長老歲數大了,顧北風也不會真讓他為難。

……

機場。

江野視線銳利的盯著從裡麵出來的人。

“頭兒,是IBI的人,名叫卡爾。”高鳴低聲說道,“我這裡有照片,你要不要看一下?”

他擔心自家頭兒,不認得那個叫卡爾的男人……或者怕萬一認錯人,那就不好了。

IBI,卡爾。

江野勾了勾唇,目中冷意極盛。

來得好啊,他倒是要跟卡爾好好算一算,在華國邊地讓殺手暗殺他的事情。

如果不是他命大,如果不是他家的小祖宗來得極時……他江野,怕是真要死在那一條終年不見天日的邊地線中!

“不必。”江野道,五指捏了一把手機,極淡的說道,“把人摁住了。”

高鳴愣了一下:“唔,知道。”

冇想到,頭兒居然認得IBI的卡爾?

這倒是奇了。

不過又一想,影盟的所有事情,就冇有頭兒不知道的。

機上,卡爾半眯的眼睛終於睜開。

視線透過機上的窗戶往外望去,唇角瞬間揚起一個極大的笑容。

第一洲,看起來不錯啊!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