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你是衛涼的人?”

卡爾冇那麼容易上當,皺眉說道,“衛涼喜歡誰,跟我是沒關係的……這位親愛的高先生,我覺得我們之間大概是有誤會,可能需要談一談。”

卡爾的華國語言說得不錯,高鳴覺得,如果不是這男人一頭的黃毛,還有那明顯異域風情的眉眼,他說他是華國人,高鳴也是信的。

啞然一笑,漫不經心的說道:“嗯,那大概是有誤會的吧,不過卡爾先生,很抱歉,就算是有誤會……也是我們衛皇與卡爾先生的誤會。卡爾先生,先跟我們主子見麵再談誤會吧?”

手中的槍,又輕輕往前一送,笑得越發的溫和:“卡爾先生,請吧!”

卡爾:……

英俊的臉色黑了黑,邁步往前走。

拉在手中的行李箱不動聲色的鬆手扔開。

卻被身後一個機場工作人員,伸手接住,一臉笑意的說道:“卡爾先生,這是您的行李箱吧,我幫您拿著。”

卡爾一看,正是剛剛幫他取行禮的那名工作人員……一下子就明白了。

搖頭說道:“你們是一夥的……”

高鳴笑了:“怎麼儘說老實話?我們真不是一起的,我們是分開的。”

卡爾懵比……什麼叫不是一起的,分開的?

難道這句話的意思,不是重複了嗎?

他雖然華國語言說得精通,但這一些很深奧的語言,還是挺難理解的。

“頭兒,接上了。”

高鳴直接給江野打了電話,也不在意卡爾在旁邊看著。

反正,這麼一個大活人,也跑不了。

江野嗯了聲:“好。”

看一眼不遠處的“綁架”三人小組,他起身出去。

握著手機,他調出通訊錄,看著躺在手機裡麵第一位的那位祖宗的名字,頓時彎了彎唇,電話撥通。

聲音又懶又沉,還帶著隱隱的笑意:“顧神,晚飯吃好了嗎?”

機場外麵,顧北風接到這通電話,立時就精神了。

連忙小學生一樣的坐直身子,乖乖巧巧的嗯了一聲,甜甜的說:“吃好了呀。哥哥,你的事情辦完了嗎?”

江野回首看了一眼被高鳴帶著走的卡爾先生,心情是挺好的。

點頭道:“還行,挺順利。”

“唔,那哥哥現在回酒店嗎?”顧北風眨著眼睛又問,打著手勢,讓周舟快點開車。

要是哥哥回去了,發現她不在酒店吃飯,哥哥是會生氣的噠!

周舟:……

頓時抽了抽唇,又無語的翻了個白臉。

真的。

她大晚上的出來接個人,也能吃到這成噸的狗糧。

就,不能稍微照顧一下單身狗的她嗎?

心塞得要死。

跟黑龍在後視鏡裡對個受傷的眼神,周舟發動車子,剛要開出去。

忽的又猛的一腳刹車。

指著從機場裡麵剛剛走出的男人,驚訝的說道:“祖宗,你看那個人,是不是江先生?”

江野的感覺很敏銳。

在周舟踩刹車看過來的第一時間,立時抬眼看了出去。

於是,就看到剛剛還在電話裡跟他說,在酒店好好吃晚飯的那小祖宗,居然就在眼前出現了。

可真是……好巧啊!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