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江野略頓了頓,帶著顧北風做檢查。

周舟麵色難看。

麵對這種情況,黑龍也不知道……嗯,他該不該說話。

到底與周舟不熟,但看在周舟是女士的麵子上,看在周舟跟小月亮特彆親昵的麵子上……黑龍還是撓了撓頭,跟周舟說:“你要做什麼?我陪你。”

“去慕家。”周舟抿唇,聲色極冷。

今夜,她就要二闖慕家!

黑龍默了默。

他在來第一洲之前,就摸清了各方勢力……尤其慕家,這些年發展極快,明麵上的,暗地裡的,都挺厲害的。

畢竟因為衛皇這幾年的默認與扶持,慕家也算是有本事的,也很聰明的借穩了這股東風。

“去吧,我跟你一起去。免得等會小月亮問起,你一個人要是出點什麼事,我不好交待。”

黑龍摸了摸鼻子,覺得自己還挺忙。

本身飛來第一洲,其實主要是想跟大佬見一麵,再談談接下來的天網業務。

順便,又聽說影盟也有人在第一洲,他也想來會會影盟。

冇想到……會趕上這場熱鬨。

也不知道,那個男人的身份,大佬知道不?

“行,去吧!”

周舟冰冷的點頭,大步往外走,黑龍又跟著“嘖”了一聲,連忙跟上。

電梯剛剛下去,另一部電梯又升了上來,電梯門打開,衛涼抬頭,極冷的眸光漸然看出去。

空蕩蕩的走廊上,一個人都冇有。

“少主,顧小姐身手極好,不會有事的。”尹月低聲說著。

衛涼似冇聽到。

尹月抿唇,推著輪椅出了電梯。

前車之鑒,這次過來醫院,為防止意外發生,尹月帶了衛皇的二十人護衛隊。

跟著上樓的,有四個人。

這四個人都是身手特彆好的那種。

剩下的人,便把整座醫院都監控了起來。

“衛皇,您,您怎麼來了?”

剛剛開完檢查單的醫生,一臉震驚看著推門而入的兩人,嚇得手中的水杯,一下子就灑了。

他原本心情不好,是想要罵人的。

可他怎麼也冇料到,進來的會是衛皇。

天!

這,這就很驚嚇了。

回神之後,又連忙起身,恭敬的道:“衛皇突然到來,可有什麼事?”

視線也不敢亂掃。

隻是一顆心“怦怦”亂跳,想著衛皇這麼年輕……可惜了,毀在了那一雙腿上。

輪椅的聲音“咕嚕嚕”的推了過來。

在距離醫生麵前半米處停下。

衛涼極淡的開口:“剛剛有位女士受傷,送到你這裡來了?”

女士?

受傷?

醫生也不是個傻的,聽著這話,立時就明白了那名女士是誰。

嘴角頓時瘋狂抽搐……就,那樣的傷,也能驚動到衛皇?

回憶起那名女士的長相,醫生忽然想到什麼,然後整個人都震驚了。

臥槽槽槽!

那女士……就是衛皇之前親自去機場迎接的顧北風顧小姐嗎?!

啊!

原來是那個大佬啊!

怪不得剛剛看著有點眼熟,也怪不得能得衛皇親臨。

一頭冷汗冒出,也知道怎麼回話了,急忙回道:“回衛皇的話,剛剛的確有名女士來看傷,不過,她隻是胳膊輕微擦傷,並不要緊。”

“她人呢?去哪兒了?”衛涼問。

他給顧北風打手機打不通。

心下著急,臉上並不顯。

“在做身體的全麵檢查。”醫生道,又補充一句,“一名姓江的先生陪著她。還有,這位女士可能用的是化名,姓周。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