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慕餘嚇得愣住。

好半天,他才伸手摸了摸微微滲血的耳際,感受著指尖粘稠的液體,他咬了咬牙,抬眼看出去。

周舟拿著槍,姿態囂張到過分!

手中的槍口,還冒著青煙。

一眼就能看得出來,剛剛那一槍,就是她打的!

而在她的身邊還站著一個麵生的男人……男人看起來吊兒郎當,一身痞勁,但慕餘卻是從這個男人的身上,感受到了一種野性的暴發力!

似乎他敢做什麼,這個男人下一秒就會撲上來,一把扭斷他的脖子。

慕餘身體僵硬的站在樓梯口,慢慢的舉高雙手,也不敢再動了。

苦笑道:“周小姐,您這是,又因為什麼來的?”

“因為什麼,你心裡難道不清楚?”周舟揚唇反問,一身氣場直逼兩米八!

黑龍眨了眨眼,頓時點個暗讚……這女人,野啊,太夠勁了。

慕餘愣住。

好半天,才反應過來周舟是什麼意思……反正,就是上門找茬來了?

連忙說道:“周小姐,這事冤枉啊!自從上午,我們慕家莊園剛剛被幾位一炮炸了之後,這一整天都在忙著重新修繕莊園的事情,我是真的不知道發生了何事啊!”

“是嗎?”周舟不信,眼皮抬了抬,又耷拉下來,“機場旁邊的房地產公司,是你慕家的,這冇錯吧?”

反正都是要算帳,那就一起算好了,周舟打算一鍋端。

慕餘瞬間出了一身冷汗。

臥槽!

那個還真是。

連忙解釋:“是我慕家的……但是,前段時間我們租出去了啊!那公司要是出了什麼事,我們也是真的不知道。”

“租?那可是真是巧。”

慕餘冷汗直冒,一臉苦笑:“是真的,它就是這麼巧,真租出去了。”

看著這樣的慕餘,周舟已經不想說話了。

瞧一眼黑龍,黑龍嗬嗬出麵,懶洋洋的說:“慕二爺這嘴巴,可真是嚴,不過想死的話,我也是可以成全你的。”

慕餘白了臉,還想再說什麼。

黑龍直接拿出手機點了幾下,慕餘手中“叮”的一聲響,黑龍道:“看看吧,證據發給你了。”

周舟站著有點廢勁,她懶。

直接從再次被破門的慕家大廳裡拉了把椅子坐下,二郎腿翹起,甚至還很有心情拿了煙出來,點了一支。

瞬間,嫋嫋煙霧升起……颯得很。

黑龍不由多看了她一眼,默默的吸了吸鼻子,也冇說話。

“什麼?這不可能!”慕餘已經打開手機看了所謂的證據,震驚說道,“這是栽贓!”

“栽不栽的,我心裡清楚的很。都是千年的狐狸,你也彆跟我玩什麼聊齋……我今天既然敢坐在這裡,這事就跟你慕家脫不開關係!另外,或者慕二爺也敢懷疑天網訊息的正確性?”周舟嗬嗬一聲,直接沉聲說道,“反正不是你,也是你的人!總是一家子姓慕,這事能錯得了?!”

黑龍揚唇,差點笑出來。

就,這些話是怎麼說出來的?

反正不是你,就是你爸爸……好像之前在哪兒聽過這個故事呢!

“周小姐,您這是欲加之罪,何患無詞,我們慕家雖然是把那個地產公司租出去了,那是我們的錯,我們不該出租。可,可這也跟洲際酒店門口的什麼槍聲是真的沒關係啊……”慕餘憋屈的說,正要再辯兩句,周舟猛然起身,一腳將椅子踹過去,重重砸在慕餘腿上。

慕餘痛叫一聲,半條腿瞬間失去知覺。

下一秒,周舟上前,槍口頂在他的額頭,笑得極致邪魅:“你說的那些理由,我都不信……我周爺隻信我眼睛看到的,我親自查到的!慕二爺,你說,這該怎麼辦?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