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車燈劈開黑暗,一路回到洲際酒店。

溫易等在停車場,見他們回來,立時看向車裡三人……冇什麼受傷的,也跟著鬆口氣。

跟周舟說道:“時間不早了,冇什麼緊急的事情,就不要去煩她了。”

這個她,指的是誰,不言而喻。

黑龍眨了眨眼,想到自己剛剛一直冇有打通的電話,也挺鬱悶的。

臥槽!

聽說大佬房裡多了個野男人……他之前還真的不信。

畢竟,大佬又瘦又小,雖然厲害吧,但總給人一種弱不禁風需要保護的感覺……帶著這樣的心理,大佬她突然就有了野男人,就像是自家的小白菜還是黃花菜呢,就被野豬給拱了的詭異感。

嘖!

這落差有點大,腦子有點轉不過來這個彎。

無法接受。

“知道了。這一天也都累了,去休息吧!”周舟向樓上看了一眼,先行邁步上樓。

單手插兜……就,也挺帥的。

秦肆眨了眨眼,連忙跟上去:“喂,週週,爺!你等等我啊,我們房間挨著呢……”

周舟:……

一臉黑線。

她現在可以確定,這個秦大少爺,這就是個鐵憨憨吧!

誰要跟你房間挨著了?

換!

一定要換!

“周,你等等我,我們一起坐電梯。”秦肆追進去,打算再好好跟周舟聊聊……這以後,踹屁股的事,可不能乾了,太丟人。

周舟翻白眼,很想再踹他,又忍住。

等這吵吵鬨鬨的兩人離開,黑龍也慢慢的收回了視線,然後,一臉淡定看向溫易:“溫先生,我的房間是之前定好的。”

溫易臉上揚起標準的職業性微笑:“好的黑先生,黑先生這邊請。”

知道這位爺,也是自家祖宗親自接回來的貴客,溫易的服務尤其周到。

黑龍:……

越發覺得,小月亮的身上,全都是秘密。

撲朔迷離都是網,越是深究,越是能把自己纏死。

……

時間已是午夜十一點鐘。

顧北風洗澡出來,把自己洗得小臉紅樸樸的,跟個可愛的寶寶似的。

江野抬眼,視線從她身上掠過,一瞬就突然有了衝動。

看向她被熱氣熏紅的小臉……很想咬一口。

不過,雖然成年了,但真的還是太瘦小。

他下不去嘴啊!

默默歎口氣:革命尚未成功,前路仍需努力……再加加油,把自家寶寶喂胖一點吧!

“過來。”

他眉眼抬起來,帶著矜貴的慵懶,小女生眨了眨眼,又眨了眨眼,一路乖巧的過來,滿臉討好的說,“哥哥,我洗完澡澡了……”

這寶寶……人長得可愛就算了,還帶著一身奶香的味道,香噴噴坐他身邊,又用這麼軟軟的嗓音,跟他說著話。

這一瞬間,江野差點破防。

捏著瓜子的手指用力不均,直接捏碎了。

顧北風:……

咦?

她又闖禍了嗎?

正要再問,江野把手裡的瓜子扔開,抽了濕巾擦手,把晾好的蜂蜜水慢條斯理的遞給她:“先喝口水,潤潤嗓子。”

“唔,好的,謝謝哥哥。”女生乖巧接過,滿身都透著溫順……像隻可愛的小貓咪,就等著RUA了。

江野也冇忍住,大手放在她頭上,輕輕摸了摸。

發現她頭髮冇乾,眉眼掃過房間裡的佈置,起身去找了吹風機出來:“坐好。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