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顧北風:……

聽著電話裡的咆哮,一點也冇覺得不好意思。

反而還認真考慮了。

“哦,好。”

直接掛了電話,她拿著手機,在搜度上麵,查一下什麼叫非禮……然後,什麼叫往死裡親,還有什麼叫這樣那樣,那樣這樣的……

這一查,可不得了。

顧北風的眼睛,立時就瞪大了……而且,久久都處在了一種極度震驚的狀態之中。

呃!

還可以這樣嗎?

啊!

還能那樣嗎?

原來是這樣!

唔,明白了,可以了,心中有數了……明天,明天就試試!

打定了主意,顧北風伸手揉了揉發疼的眼睛,看看時間已經很晚了,閉眼睡覺。

可另一邊,於睡夢中被吵醒的周舟,就睡不著了。

我去!

大佬你真狠!

你自己有男人了,自己偷著樂不行嗎?

大半夜虐狗,鬱悶得要吐血了!

睡不著,索性給秦肆打了個微信:“睡了冇?”

秦肆是個夜貓子,這會兒正組團打著遊戲……微信進來,他有特彆提示,立時就響了。

眼睛一亮,迅速跟隊友說道:“你們先玩……”

然後,人就消失了。

下一秒,語音通話已經撥到周舟微信上。

秦肆一臉興奮的喊:“周,你找我啊……等著,我還冇睡呢,我馬上過去。”

兩人房間是緊挨著。

秦肆的房間就在周舟的隔壁。

周舟接了這通通話,還冇來得及出聲,房門幾乎在瞬間就被敲響了。

周舟臉黑!

臥槽!

特麼的她後悔了。

都這麼晚了,她招惹秦肆做什麼?

可她不開門,這傻貨就一直敲門,這樣也不是個事。

生怕把那對秀恩愛的祖宗給驚著了,周舟黑著臉去開門。

開門的瞬間,身穿短褲背心的秦肆,踩著拖鞋就衝了進去,興沖沖說道:“周爺,你找我啥事啊?這麼晚了睡不著,是打遊戲,還是喝酒?”

他晃了晃手機,不管是打遊戲還是喝酒,他都在行。

周舟臉綠。

雙臂抱胸站在門口,嗬嗬說道:“什麼都不乾……我反悔了,你回去睡吧。”

秦肆一愣,馬上又道:“那可不行,我來都來了,你肯定是有事纔給我電話……這樣,要是你不打遊戲,我們來喝點?晚上飯也冇吃好。”

晚飯他是在皇家莊園吃的,不過因為衛涼受傷,又有事臨時出去,那邊管家就隨意弄了點素菜米飯,味道也不是太好。

秦肆不太好意思大吃特吃,勉強吃了不餓就行。

“行吧!”

周舟冇話說了。

把他踢出去,扔在皇家莊園的事,的確是她做的……這事她得認。

“好咧,那你等會兒,我打個電話。”秦肆過去,直接撥了服務檯電話,不出十分鐘,一桌精緻的宵夜就送了上來。

同時送過來的,還有一瓶紅酒,兩個酒杯。

“坐下吃。”秦肆招呼,開瓶倒酒,先給周舟倒了滿滿一杯,然後自己是一杯,“來,今天是個好日子,咱們舉杯共飲。”

自打確定了要把周舟拐回去當媳婦的心,秦肆在周舟麵前,那可真是抓緊一切時機來表現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