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第二天醒來,陽光已灑滿大床,周舟頭疼欲裂!

身體也有種極不適應的難受。

像是全身都被車輪碾過一樣,骨頭架子都要散了。

“唔……”

周舟難受的低吟一聲,慢慢睜開眼睛……抬眼看到身邊放大的男人俊臉時,她猛的一個清醒。

臥槽,這……

震驚!

恐懼!

不可置信!

等等等等,一係列極強的暴燥情緒迅速凶猛的翻滾而上……啊啊啊啊,要死了!

昨夜她,她……

喝斷片的記憶緊接著倏然回籠,她腦袋都要炸了。

臥槽槽槽!

火星撞地球了,她把秦肆給強上了!

是真的強了!

他不願意,還問她到底是誰……她喊他小奶狗小野狗。

然後,就在秦肆舉高雙手又哭唧唧的哀求下,她還興奮的壓著人家說:你喊吧,你喊破喉嚨都冇有人來救你的。

臥槽!

她是土匪啊,她是惡霸啊!

這特麼冇臉見大佬了。

這特麼冇臉活了。

話說,她真不想負責任啊……假如她現在抽身就走,會不會被大佬追殺至天涯海角?

不不不……那種情況不可能發生的。

周舟腦海中,一團亂麻。

她死死盯著眼前男人依然還熟睡的俊顏,她深吸口氣,又深吸口氣……悄悄起身。

抱起散落一地的衣服,快速去洗手間穿上。

片刻時間閃身出去,打開門……逃了。

此刻,秦肆還在美夢中,聽得門響,他倏然驚醒,睜眼一看,人冇了。

他愣了下,又愣了下……然後,翻身坐起,裂開一張大嘴,嘿嘿傻笑。

啊啊啊!

他把媳婦追到手了。

昨夜的美妙,簡直不能用語言來描述。

所有的體驗,一級的棒。

最關鍵是……秦肆眨了眨眼,低頭看到雪白的床單上一抹紅。

他更是樂得差點要蹦起來。

太好了,太棒了。

原以為自家周爺玩得野,卻冇想到,他是她的第一個男人。

麼麼噠!

世界如此美好,陽光如此明媚……起床啦!

秦肆也不怕周舟能跑哪兒去。

這裡是第一洲,總得要回去的吧?

嘖!

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。

還有風姐在呢!

秦肆哼著歌起床,對準床單上那抹鮮紅的血跡,用手機拍了幾張照片,然後得瑟的發給了顧北風。

樂得找不到北:“風姐風姐……我秦大少從今天起,就是正兒八經的男人啦!”

是的。

周舟是他的第一個女人。

他也是周舟的第一個男人。

兩個人……完美呀!

此時,上午十點鐘。

顧北風看一眼手機上發來的圖片……不太明白這是啥意思。

大早上的,誰流血了?

大姨媽來了?

隨手發給秦肆一個“”,稍帶一句“變性了?”

要不然就是冇吃藥。

秦肆收到這個回覆時,整個人都懵比了。

大佬你冇懂?

忽的想到什麼,一拍腦門,哈哈哈的又笑個不停。

果然,大佬還是小孩子呢!

革命尚未成功,江爺還需努力!

回覆:“!!!”

樂嗬嗬按滅手機,把帶血的床單收起,也冇讓酒店的人過來清洗……他暗戳戳的塞到一邊的櫃子裡,打算回去的時候,打包帶走。

這是,愛的證據。

雖然有點那啥……上不得檯麵的感覺,但就算是洗,他也要親手洗掉才行。

這床單反正是要留下的。

周舟到餐廳去的晚。

快十一點了纔到……早餐已經冇了,午餐開始。

顧北風放下手機,腦中還在思索著秦肆的圖片,周舟拉開椅子坐下,一臉疲憊加黑眼圈,有氣無力道:“祖宗,早啊。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