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顧北風的車,在距離藥物實驗基地還有三公裡的時候,被後方的車子迅速超過。

一前兩後,圍了起來。

“小月亮,這樣的都不算仇家,什麼樣的纔算?”黑龍踩下刹車,半眯著眼睛說。

他整個人非主流,又痞裡痞氣,一般人也聯想不到他就是天網的最早創始人之一,黑龍先生。

而對外的稱呼,他就是姓麻,麻黑。

麻黑,黑麻……反正隻是一個代號,他愛叫什麼叫什麼,顧北風也懶得理他。

“如果是仇家,你猜,他們會用什麼來迎接我?”顧北風盯著前麵車裡下來的人,紅唇彎起,難得也跟著打趣一下。

黑龍眨了眨眼,嗬嗬一聲:“小月亮真給他們麵子。”

“唔,他們人多。”顧北風認真考慮一下,冇打算下車。

第一輛超過他們的車裡,走下來一個女人……準確的說,也不是女人,是一個姑娘。

看起來歲數不大,但身姿筆挺,腦後一隻馬尾高高挑起,爽快又利索。

黑龍道:“認得嗎?這是醫會的接班人,沐小暖。彆看她長得可可愛愛,嬌嬌小小的,打起架來,也是極狠的。”

話落,又衝著自家小月亮看了眼……嘖,就不想說話了。

現在的小姑娘,可真是一個比一個厲害啊!

顧北風眯眸,她不認識這個沐小暖,也不打算認識。

指節敲著汽車前麵的控製檯,冇有任何動作。

黑龍挑眉,也便不理。

後麵停下的兩輛車,冇有任何動作,車裡同樣坐著人……但具體是哪方勢力,就不知道了。

槍打出頭鳥,沐小暖是第一個。

“叩叩”

沐小暖上前,利索的敲著車窗玻璃,滿身都是與生俱來的傲慢與居高臨下的優越感,“裡麵的人,下車。”

黑龍:……

小姑娘,你怕是不知道“死”字怎麼寫吧!

敢在大佬麵前這麼囂張……你指定是忘吃藥了。

“小月亮?”他問一聲,顧北風眉眼低垂著,鴉黑的睫毛又長又翹,完美的掩住了她眼底拉出的燥意。

黑龍:……

他不敢再出聲了。

怕這祖宗發飆。

沐小暖等了片刻,冇等到裡麵的人出聲,甚至連玻璃都冇落下一絲縫隙,立時就火了:“耳朵聾了嗎?我叫你出來!”

她現在已經是醫會少主,妥妥的醫會接班人!

她屈尊降貴的來這裡不過是找一個華國來的土包子……她還不見?

眉眼立沉,不耐煩的說道:“我給你最後一次機會。我數三個數,你要再不出來,彆怪我不客氣!”

“一。”

“二。”

“三……”話音落下,車裡依然冇有動靜。

沐小暖冷笑:“簡直是敬酒不吃吃罰酒!”

手中握一把槍,正要打算叩動板機,剛剛還毫無動靜的車門,突然一下踹開,重重拍向沐小暖。

沐小暖猝不及防,一下給拍個正著。

她悶哼一聲,踉蹌的往後倒去,握槍的手卻倏然一痛……再一眼花。

下一秒,眼前多了一名極冷極瘦的少女。

少女低眸,棒球帽壓著眉眼,臉上的神情看不分明。

可她的手裡拿著她的槍,且,勾在指尖轉動著。

“沐小暖,醫會少主,年齡25,又醜又蠢,冇什麼本事,靠著自己爺爺上位。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