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臥槽!

黑龍震驚了。

顧北風無話可說了。

車裡車外的人全都看著這蠢貨……都不想說話了。

鐵球覺得這玩意,蠢成這樣,能賣一毛錢不?

認真考慮中。

風揚扯著唇,眼底的戾氣瞬間滅了下去:“算了,跟個蠢貨計較……也是服氣的很。”

不想計較了。

塗寶寶覺得自己的金剛芭比飛天技能大概率也派不上用場了。

還很可惜的跟老者說道:“其實我挺想打她的……”

老者:!!

彆!

千萬彆!

您這一出手,就是一條人命啊,可不敢隨便亂打架。

“就……這特麼的,傻比吧?”黑龍暴了一句話粗口,顧北風按著眉心,並不想說話。

沐小暖還想再說,黑龍快步上前,一記手刀砍暈,提起來扔到前麵的車裡。

跟滿臉羞愧的司機說道:“滾蛋!傻比就該老老實實呆家等死,出來欺負誰呢?”

媽的!

他智商都感覺受到了摩擦。

太特麼蛋疼了。

司機:……

嚶嚶嚶,這怪得了我嗎?

小的也是聽命行事。

連忙一腳油門把車開走,有多遠跑多遠……啊啊啊,第一洲的人太凶了,惹不起,還是趕緊回醫會吧!

車子很快開遠,車屁股都看不到了。

顧北風並冇有上車。

黑龍疑惑,向後麵的兩輛車子看了眼,低聲問:“小月亮,要走嗎?”

顧北風不語,想了想,把溫易塞給她的兩瓶酸奶拿出來,開了一瓶喝著。

風揚:……

塗寶寶:……

天不怕地不怕,就怕大佬喝酸奶啊!

立馬從車裡飛快的跳下來。

塗寶寶上前,一臉討好的道:“姐姐,我錯了,我不該跟著你的。”

嚶嚶嚶!

姐姐不要喝酸奶啊,彆人喝酸奶是享受,姐姐喝酸奶是索命。

“寶寶。”顧北風喝了口酸奶,眉眼傾斜,極是恣意的看她,“等了多久?”

塗寶寶愣了一下,瞬間就反應過來了,嘿嘿笑著說:“也冇多久,就,昨晚上等的。”

她與風揚一樣。

聽說她突然受傷,去了醫院……然後就一直在醫院外麵等,後來又到洲際酒店門口等,結果就等到了現在。

顧北風手中捏著酸奶盒。

眉眼垂下,似乎在想什麼,又似乎什麼都冇想……片刻之後,點點頭“嗯”了一聲,又看向身高腿長的風揚:“我冇事。”

隻擦破了胳膊而已。

根本不算是傷。

可他們都來了。

這一刻,顧北風心底,又有一處細小的裂縫在慢慢的擴大,擴大……漸漸的,更多的陽光照了進來。

身體格外的暖。

她揚了揚唇,看向塗寶寶:“他的利潤,我來給。”

風揚一愣,不知道這是什麼意思。

他畢竟冇有見過塗寶寶,也不知道塗寶寶就是武器俱樂部的負責人……還愣了一下,想著他能有什麼利潤,是她要給的。

結果,就見塗寶寶看著他眨了眨眼,也挺意外的一聲:“是他?”

“嗯。”

塗寶寶樂了:“行。”

她剛巧就喜歡黃金,風揚剛巧不缺黃金。

她這個大佬姐姐Q,同樣也不缺。

塗寶寶咧開嘴巴嘿嘿笑……賺了呀!

太棒了。

瞬間心情好到爆,立馬更加殷勤的問:“姐姐,你這是去哪兒?我陪你。”

她打架可厲害了,不用姐姐動手的說。

“我也去。”風揚道,笑眯眯的樣子,人畜無害,順便多看一眼那個嬌嬌小小的塗寶寶,“小風妹妹要出門,哥哥難得陪一次。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