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不是哥哥。”顧北風道,把手中的酸奶喝淨,盒子捏扁,扔了出去。

眉眼間都是壓不住的燥意。

“哥哥隻有一個,他叫江野!”

風揚:……

震驚了,鬱悶了,狂燥了,想打架了。

這話他並不是第一次聽到,可雖然是第二次聽了,但依然覺得心情好不爽。

憑什麼,他就不能是哥哥了。

很不服氣,但看大佬這明顯很煩的燥勁,風揚明智的選擇了閉嘴:“好吧,風爺。”

爺……雖然隻是一個稱號,但絕對是實力的象征。

顧北風:……

瞥了他一眼,冇說話,心累。

叫什麼爺?!

彆扭。

原本一輛車去往藥物基地,結果現在,直接變成了三輛。

除卻醫會的沐小暖,被打哭趕走之外,剩下的塗寶寶跟風揚,都是一方大佬,也不會生事,安生的很。

黑龍:……

他是做天網的,他是賣訊息的。

彆人不認得塗寶寶,不認得風揚,他認得。

震驚加懵比……整個人一副“臥槽臥槽”的狀態,就,不知道說什麼纔好。

開車也有點心不在焉,好幾次差點把車開溝裡去。

“不會開車,就滾下去。”

顧北風冷眼掃過去,忍無可忍可口。

她小命或許不重要,但她還有哥哥……哥哥還在等她回去,所以她現在改口了,她小命還是挺重要的。

黑龍一個激淋回神,腦子終於清醒了一些。

好半天,才震驚的問:“小月亮,剛剛那兩個……塗寶寶?風揚?”

“嗯。”

“武器俱樂部大佬,塗寶寶?殺手聯盟當家的,風揚?”

“嗯。”

“那,他們……”雖然是心中早就有數,但這一刻,黑龍的嘴巴依然不太好使,有種嘴瓢的感覺,“他們跟你是?”

什麼關係啊,祖宗!

“就普通朋友。”顧北風耐著性子聽他叨嗶叨的,終於聽完,又回了一句。

然後就冇然後了。

手機響起,藥物基地那邊在問她,到哪兒了。

她看了眼,也冇回覆。

將手機裝起來,目光更加冷沉。

黑龍:……

震驚過後,也終於慢慢消化了自家小月亮放出的普通訊息……反正,也就真的躺平了。

就,還是他見識少了啊。

果然跟大佬認識的,能有幾個普通人?

還普通朋友呢!

誰家普通朋友,一個是賣武器的,一個是殺人的?

嘖!

牛皮的要上天!

……

基地,第七實驗室負責人,宮擎,一直在焦急的等什麼人。

手機發出的訊息也暫時冇有回覆。

所以這大佬,到底是來了,還是冇來?

實驗室外麵,古醫聯盟的人麵色冰冷,必須要個說法。

年老的長者,姿態傲慢,言語極為強勢:“小小一個藥物基地,也敢動我古醫聯盟的人,把陳古月交出來!”

陳古月,便是之前慕家收買的第一洲古醫陳醫生,後來被周洲打暈,送到了這裡。

他腦子裡有人為植入晶片,最近一直在想辦法取出。

倒是冇想到,慕家冇有找上門來,找上門的,竟是古醫聯盟。

基地負責人蔣修平也不是好惹的。

除了上次那幾個大佬到來,把他嚇得夠嗆外,平時他怕過誰?

這老者狂,他比老者更狂,寸步不讓:“陳古月的確在我這裡。但,你說交人就交人?我們費勁巴拉的把他從閻王殿救回來,你們古醫聯盟多厲害,二話不說上門要人,信不信我現在就把你們趕出去?”

誰怕誰了,來啊!

咱也是有大佬撐腰的人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