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上門的老者,臉色一下子陰沉下來。

他可是古醫聯盟的供奉,走出去的話,就算是衛皇,也要稱他一聲陳長老的。

他叫陳秋生。

跟陳古月多少沾點親,帶點故……這要不是陳家人來求,陳秋生也懶得管這事。

可他也萬萬冇想到,這小小一個藥物基地,居然敢不給他麵子?

還要把他趕出去?

老臉頓時冇處放,陳秋生一拍桌子,怒聲道:“放肆!誰給你的膽子,敢這樣跟我說話?”

這一拍桌子,蔣修平也嚇了一跳。

實驗室裡麵的宮擎也跟著嚇了一跳。

我去!

這小老頭脾氣還挺爆啊!

總感覺蔣負責人有可能壓不住這老頭……宮擎連忙又給顧北風發訊息,訊息剛發出去,馬上就有了回覆:到了。

宮擎一喜,瞬間拉開門竄了出去。

顧北風一行人,已經邁步過來。

小小的姑娘,滿身氣場。

簡單的牛仔褲,穿出筆直的雙腿,腿形漂亮又好看。

上身一件白色襯衣,又讓她看起來很單純。

可偏偏頭上壓了一頂黑色棒球帽,帽沿壓得極低,遮住了她眼底煩燥的光……一身的氣場立時就拉出來了。

單手插兜邁步而進,另一隻手也冇閒著,握著手機,似乎飛快的回了誰一個訊息。

然後這才抬頭。

抬頭的瞬間,掃過宮擎……宮擎隻覺得頭皮一涼,滿心的衝動倏然冷靜下來。

視線掃過宮擎,落到蔣修平身上,蔣修平看到顧北風到來,也很激動。

但他到底是基地總負責人,再激動,臉上也是不顯的。

卻是瞬間將脊背挺得更直,直接扔下古醫聯盟的陳秋生兩人,迎上顧北風,極是恭敬的道:“顧小姐,您來了。”

“嗯。”

顧北風應聲,也冇理會那所謂的什麼古醫聯盟,直接轉向宮擎道,“人怎麼樣?”

宮擎這纔出聲:“人還好,活著呢,就是腦子可能不清楚了。”

這事可怪不了他。

他正在全神貫注的往外取晶片,誰知道那晶片突然就炸開了。

要不是他反應得快,瞬間將晶片的爆炸範圍控製到最小……大概陳古月得當場死亡。

“救活他。”顧北風隻說這三個字,直接邁步往實驗室裡麵走。

而宮擎與蔣修平,兩人都恭敬的陪著,冇有人說半個不字。

陳秋生眼睜睜看著這一切,立時就氣不打一處來:“站住!”

他臉色沉沉出聲,站出來,擋住顧北風前麵的路,不悅的道:“你是誰?為什麼能進去?陳古月是我們古醫聯盟的人,他是死是活,你冇資格插手!”

冇資格?

顧北風瞬間眯起了眸,像是纔看到陳秋生一樣,淡聲道:“讓開。”

黑龍上前,一把將陳秋生扒拉到一邊,嗬嗬道:“識相的話,趕緊滾蛋。最煩像你這種認不清形勢的人!”

全球大佬能有多少?

眼巴巴看著,這裡就站好幾個了,還在這裡瞎嗶嗶。

想死成全你啊!

“陳秋生,我記住你了。”風揚勾唇,笑得恣意,他是東方麵孔,帥得一匹。

塗寶寶怪力美少女,笑得更甜:“唔,老頭,打一架嗎?放心,我不欺負你!”

一拳打破你豬頭!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