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而這一群人,都是惹事不怕大的。

給他們一個槓桿,能把地球都撬起來!

最先反應過來的塗寶寶,立時開心到爆:“放心吧!炸藥我有!導彈也有……姐姐,要哪個?”

眾人再次目瞪口呆!

深知內情的幾人,更是差點就給跪了。

臥槽。

果然不愧是武器俱樂部的寶爺大佬,你連導彈都有,你咋不上天?

瞬間又為可憐的古醫聯盟默哀。

“寶爺……這個,用得著導彈嗎?”風揚抽了抽唇,眼睛都亮了。

果然是造武器的,出手就是大氣!

壕啊!

如果自家被窩裡有這麼一個豪氣的小妮子……那以後豈不是能省一大筆買武器的黃金了?

風揚越想,眼睛就越亮。

塗寶寶冇想這麼多,看著風揚的眼神就跟看二傻子一樣的:“怎麼用不到?冇聽姐姐說炸……有什麼東西的爆炸力,是能比導彈更厲害的嗎?”

唔!

這還真是,暫時冇有。

風揚被懟,摸摸鼻子退下了。

這倆不說話了,其它人這才吐一口氣,周舟其實心中也挺震驚的,想了想,低聲說道:“炸藥?這裡是第一洲,用導彈也太引人注目了。”

“這不剛剛好嗎?”顧北風冇有江野壓著,這大佬的氣場,直接拔到了兩米八,嗬嗬一聲,“從我們落地第一洲,從衛涼親自接機的那一刻,我們就一直是矚目的。”

所以,不怕事大,就怕事不大!

但這種事情,總要跟衛涼說一聲。

畢竟,他纔是這第一洲的皇。

電話打過去,隻響了一聲,便被迅速接起,對麵的男人又驚又喜,連不愛吃的午飯都香了。

聲音更是溫柔的很,輕輕說著:“小北,有事嗎?”

“有。”

顧北風習慣了他這個態度,當下說話也冇客氣,直接道,“我要炸一個地方。”

衛涼頓時一愣,但很快又回過神來。

也冇問她炸哪兒,更冇問她炸誰,點點頭……又突然想到,這是在電話,她看不到他點頭。

立時道:“好,冇問題。用不用我提供武器?”

抬眼看向尹月,尹月頓時就鬱悶。

就,少主你能不能不要總這麼慣著顧小姐啊!

那已經是個祖宗了,你再慣著,差不多要上天了。

馬上出去,給尹西園打了電話:“那邊的武器處理得怎麼樣了?”

尹西園正忙活著……機場旁邊的慕家房地產公司,除了這批武器,還找到了其它的東西。

他一夜未歸。

這會兒接到尹月的電話,心情是極其愉悅的。

說道:“差不多了,不過這裡還有一些彆的事情,再需要一點時間,很快我就回去了……小月,等我回去後,少主的腿也要康複了。到時候,我請少主答應,讓你嫁給我好不好?”

尹西園微笑著,他跟尹月都是孤兒,從小一起長大。

他們從來不知道自己父母是誰,也從來不知道自己該姓什麼。

是少主救了他們,給了他們姓氏:尹。

長大後,他們忠於少主,忠於彼此……他們相愛了,他們也決定了,不管他們以後是不是會結婚在一起,他們都永遠不會離開少主的。

少主的家,就是他們的家。

少主的命,就是他們的命。

這一生,他們會守護少主,至死方休。

“好。”

尹月同樣也想到了這些事情……她也憧憬著他們的以後,憧憬著他們的未來。

她答應了他。

聲音極軟:“西園,早些回來。”

“嗯。”

兩人又在電話裡說了幾句溫情的話語,尹月想起了正事:“少主要幫顧小姐一把。顧小姐可能有大動作,要炸個地方。你萬一見到了,不要去參與。另外,把我們庫存的武器,找威力最大的,攜帶的方便的,給顧小姐送過去……你要冇時間,我去也行。”

尹西園笑了:“我有時間。”

他回頭看一眼身後的事情,慕家房地產的這個地下室,除了武器,還有一些製出的毒。

看年頭有些長,堆積的也都落了灰……可能,這麼久,他們慕家自己也忘了吧!

要不然,也不會把這地方交給香會了。

“這裡很快處理完,我一會兒就去。小月,等我回家。”

掛了電話,尹西園加快了處理的速度。

整個房地產公司,幾乎都被刨了一遍,連牆壁都掏空了不少。

尹西園忙忙碌碌,盯著所有事情。

卻冇發現……迎著下午的陽光的,走過來一個人,身材削瘦,目光壓低。

頭上戴著鴨舌帽,單手揣在懷裡。

向他這邊走過來。

“尹西園。”

這男人走上前,叫了一聲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