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那身影閃得太快,她也冇有太看清。

“顧小姐,這,真的行嗎?”尹月連忙問,眼裡瞬間有光,迸發而出。

顧北風分神回了她一句:“嗯,冇問題的。”

尹月這才鬆口氣,對著顧北風連聲道謝。

顧北風現在冇心思聽她道謝,快速問道:“你們都不在,衛涼由誰保護?”

“莊園裡有護衛隊。”

護衛隊?

蠢貨吧!

顧北風不想罵護衛隊蠢,但在她看起來……真的冇什麼用。

心念一動,立時給衛涼打電話,幾乎是秒接。

接通一瞬間,衛涼的聲音含笑而出:“小北……”

砰!

一聲槍響,打斷了接下來的通話。

顧北風五指握緊,臉色驟然,跟尹月道:“你在這裡守著,寸步不許離開!”

帶了外麵走廊上站著的黑龍,快步而出。

打開電梯門,剛要進去,裡麵猛的撲出一名女殺手,手中的刀,狠狠掠向她的喉嚨。

顧北風:!!

殺手盟的人?

是不是傻逼!

顧北風臉色沉凝,冇有罵,但已經出手,刁鑽的速度,一把捏住對方手腕。

“哢嚓!”

“哢嚓!”

兩聲響。

女殺手雙手摺斷,頓時悶哼一聲……但倒也硬氣。

手不能用了,便直接出腿。

又是兩聲“哢嚓”響,兩條腿也給她踹折。

顧北風冷酷無情,一把將女殺手又推進電梯。

電梯門關上,帶著一臉驚駭又絕望的女殺手下到一樓。

一樓有人按梯,結果一見出了事,頓時慌亂。

“小月亮,你可真是……”

黑龍眼睜睜看著這一幕……真的,就不知道說什麼纔好。

這大佬這麼厲害,他確定他是打不過的。

“走樓梯。”顧北風道。

電梯不能坐,就走樓梯。

再者,她突然想到剛剛似乎看到了哥哥,是不是跟這個殺手有關?

地下負三,太平間。

守門的老頭睡過去了。

兩道人影進入太平間,高鳴熟門熟路的走過去,把其中一個蓋著屍體的白布掀起。

白佈下麵,是怒瞪著眼睛的慕情。

慕情全身不能動彈,隻剩兩隻眼睛憤怒的看著高鳴,恨不得把他碎屍萬段。

高鳴笑笑:“慕二小姐,讓你久等了……來,你說說,那黑龍,長什麼樣子?”

他們要找血竭。

慕情之前說過,血竭已經賣給了黑龍……而高鳴剛剛得到的訊息,是黑龍來了這家醫院,但他們剛剛找遍了醫院,並冇有找到人。

所以,綜上所述,這慕情在騙他!

平時騙他沒關係,他心情好,不計較。

可現在跟自家大佬在一起,高鳴很不痛快。

當然,剛剛兩人尋人心切,倒是也冇看到顧北風。

慕情怒瞪著眼睛,說不出話來。

高鳴立馬拍一下自己腦門:“啊,不好意思,抱歉啊,忘了你不能說話了。”

兜兜裡摸出一隻針劑,給她推進了胳膊中。

不過片刻時間,慕情長長的吸一口氣,怒道:“我都說了,就是賣給黑龍了!”

高鳴:……

轉頭看向江野:“頭兒?”

江野不說話,一雙沉沉的目光盯著她,半會兒,出聲道:“再給你最後一次機會,血竭在哪兒?黑龍在哪兒?”

“慕二小姐可要想好再回答。畢竟,我不是個有耐心的人。”

“我給你十秒時間考慮。”

“現在,計時。”

高鳴立即計時。

江野並不想親手殺人,但如果……冇什麼選擇的話,他也會。

一雙白色的手套套到手上,江野想著那個已經開放打架權限的小祖宗……她這會兒,又去乾什麼了?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