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這姑娘小小一團,不知是在做夢,還是一直都冇有睡著。

微涼的小手伸出來,就那麼軟軟的拉著他的衣角不放,江野頓足,轉身,彎下了腰身看她:“睡不著?”

小姑娘“嗯”了聲,把身子往後挪了挪,讓出一丟丟位置:“哥哥,陪我……”

江野低頭看了一眼她讓出的位置,唇角抽了抽,低聲道:“彆鬨。”

她還小,他不能混蛋。

這小東西也慣會得寸進尺,要是這次由了她,下次說不定要親親了。

那他是親,還是不親?

“哥哥……”小姑娘又是軟軟一聲,聽著連鼻音都出來了,“我怕。”

怕?

不得不說,這祖宗簡直是掐準了他的命脈,就這軟軟的一個字,瞬間將他剛剛所有的堅持都擊得不成樣子。

捨不得讓她不好,也捨不得讓她失望。

他吐口氣,坐到床上,脫了鞋翻身躺過去,還冇等他說話,小東西咧嘴一笑,一個翻身就滾到了他懷裡,嘿嘿的看著他說:“哥哥最好了。”

江野:……

他是真被她吃得死死的!

罷了。

索性都躺上來了,那就好好躺著。

繃著臉道:“不許亂動,好好睡覺。”

“嗯!”

又是乖乖的點點頭,顧北風拉過他的胳膊舒服的調了一個最合適的位置……腦袋一歪,秒睡。

耳聽著她呼吸平穩,氣息綿長,江野一雙利眸於黑暗中漸漸變得更加幽深。

這一刻,他看著這姑娘全心全意信任著他的模樣,他終是再一次堅定了心中的那個想法。

餘生,護她。

顧家不想要的她,他要!

頓了頓,江野俯下唇,輕輕的吻了一下她的額頭。

睡吧!

以後,天黑有他,下雨有他……餘生,也都會有他。

……

第二日,天亮。

江都大學門口,一批批的學子走進校園,青春洋溢,活力滿滿。

他們這些人,都是以後的未來。

“哥哥,你陪我去嗎?”顧北風拿著手提袋,袋子裝得鼓鼓的,看起來就很努力的樣子。

然後,下一秒,顧北風就當著江野的麵,從袋子裡掏出了一大包薯片零食,撕了口跟個小老鼠一樣的“嚓嚓”吃著。

江野:……

突然就不想說什麼了。

養小姑娘什麼的,需要這麼多零食嗎?

“入學通知書帶了嗎?”

“帶了。”一大堆零食中翻出一張皺巴巴的通知書,“哥哥你看,顧北風,計算機類,七班。”

“嗯,下車吧!”江野抬手摸了摸她的小腦袋,這樣的動作做慣了之後,倒是很自然了。

領著這小東西進學校,花了一些時間找校長辦理了入學手續,江野便離開了。

離開之前,跟她說道:“下午放學,我來接你。”

“好!”小姑娘站在校門口,模樣小小一團,乖的很,“哥哥再見。”

江野開車離去。

他剛走,小姑娘眼裡的乖巧,便漸漸散去,整個人變得漠然而淡冷,像是任何事情都不放在心上的涼。

孟歌打了電話過來:“親愛的,你在哪兒?藥材提前到了,你過來吧!”

顧北風看一眼江都大學緊閉的校門,抿了抿唇:“我在學校。”

孟歌愣了一下,震驚了:“祖宗,你在學校乾什麼?是有什麼事情嗎?怎麼會想起去學校?”

“我在上學。”顧北風吐口氣,拿著手提袋認真考慮,她要不要第一天,就逃學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