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顧北風聯絡上了周舟,把這邊的事說了一遍,周舟鬆了口氣,馬上便準備帶人過來,以最快的速度救人。

高鳴這會兒,一臉懵比盯著已經燒焦的慕情的屍體,就頭疼的不行。

“頭兒,這慕二小姐已經燒成炭了……這,怎麼去找血竭的下落?”

這裡冇外人,黑龍這個人,在外人麵前的化名叫麻黑。

尤其剛剛都是同生共死過的,高鳴看麻黑也是顧北風的朋友,說話也就冇有避開他們。

江野站得筆直,這裡甚至連個坐的地方都冇有。

他吐口氣,目光沉沉看出去,說道:“隻能找黑龍。”

黑龍?

黑龍眨了眨眼,一臉懵比……為什麼要找他?他就在這裡啊,找他乾嘛?

顧北風也皺眉,看向黑龍:?

黑龍抽了抽唇,表示不知。

又摸了摸自己腦袋上被燒禿的一圈焦發,老鬱悶了。

完了,顏值毀了。

“哥哥……”聯絡上了外界,顧北風心情也放鬆了下來,向著江野走過去,說道,“你們剛剛說的黑龍?”

江野伸手在她頭上揉了一把:“慕情死前,把血竭賣給了黑龍……想要拿回血竭,得找到黑龍才行。”

黑龍:……

黑龍:!!

臥槽槽槽!

這他媽的誰在誣衊我?

我特麼什麼時候買過血竭?

要死啊!

連忙看向自家小月亮,委屈得不要不要的:真冇有啊,彆聽他胡說,我冤枉!

這否認三連一出……顧北風瞬間半眯了眸,冷冰冰的目光撤了回去。

皺眉跟江野說道:“黑龍……他不會的。想必是慕情死前說了謊。這就是個圈套,故意把你引過來的。”

請君入甕。

先是傷了尹西園,然後衛涼必定會請她出手救人……她來了,江野也追著黑龍來了,這局就成功了一半。

然後,再分出手,去對付衛涼。

一箭三雕,用得不錯!

在場幾人誰都不傻,這麼一說……他們全都明白了。

不由讚一句:“槽!這哪隻老狐狸想出來的毒計?所以,這主要衝著衛涼來的?”

“衛涼一死,群龍無首。”顧北風慢慢的說著,“我們要儘快出去!”

“怎麼出啊?”黑龍摸著鼻子問,憋屈得要死!

等他出去,一定把慕家祖墳都挖了,鞭屍一百次!

他NND!

太狠了。

他根本就冇有買血竭!

還好小月亮相信他,要不然,豈不是要被追殺到天涯海角

江野若有所思的看著兩人說話,他略頓了頓,邁步出去,在外麵看了一眼情況。

樓梯炸塌了,想要徒手挖出去,是不可能的。

通風口也不可能,鑽不出去。

電梯?

江野的視線落在電梯上,心中瞬間有了主意:“強行打開關閉的電梯門,從這裡拽著纜繩爬上去。”

“我去吧!”高鳴道,“隻要到了負二層,就能走樓梯了。”

顧北風道:“我去!”

距離周舟過來,還要等一些時間。

而且,就算她過來了,萬一醫院外麵還有慕家的人……或許又是一場惡戰。

他們卻已經冇有時間了,等不起。

況且,顧北風想到了兵會。

第一洲的兵會,之前被慕悅掌控,眼下會不會再出妖蛾子?

最後一個理由:她不太相信高鳴的身手,看起來就有點蠢蠢的。

“我去。”江野站出來,脫下shen上的襯衣,包裹著掌心的傷口,“上麵危險,你等著,我先上去。”

顧北風:……

愣愣看著他,瞬間就軟了眉眼……嗷嗷嗷,哥哥真好。

可下一秒,當關閉的電梯門,被江野一腳踹開時,幾人猛的又皺了眉。

纜繩,斷了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