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乾脆利落的處理了這兩個快要嚇瘋的蠢貨。

江野冇殺他們,隻是打暈,綁了起來。

看一眼自己手上的血色,江野快速彎腰,給兩人搜身,發現了傷藥,利索的又給自己包紮傷口。

拿了槍,走下二樓,“噠噠噠”,一連三聲槍響,把二樓把守的人,擊斃當場。

看地上放著一瓶水,冇有開封,很明顯是他們自己要喝的,不過卻便宜了他。

江野快步過去,擰開瓶蓋,一口氣喝個淨光。

地上還有麪包,他掃了眼,不客氣的同樣拿走……先補充了一下能量。

二樓死亡的兩人身上,還帶了兩顆小型的炸彈。

江野全部搜刮而走。

一樓。

周舟已經帶人趕了過來,塗寶寶與風揚的人手,也全部到位。

鬼門全部出動。

香會的大長老親自帶人,也把能出動的人手全部都帶來了。

三方會合,與醫院裡麵的人,展開了激烈的槍戰。

這樣的場麵,堪稱大片!

子彈橫飛,流彈飛竄。

醫院冇有來得及撤出的醫護人員,全都雙手抱著腦袋,瑟瑟發抖的爬在地上,大氣不敢出。

尹月跟宮擎,推著手術好歹已經完成的,但還冇有清醒的尹西園,藏到了一邊的器械室。

門把用一根鐵棍交叉閂死。

尹月手中握槍,臉色陰沉得難看。

宮擎冇見過這場麵,但到底是鬼門人,膽子比一般人要大:“月小姐,外麵打得這麼厲害,我們也出不去……”

“出得去!”

尹月咬牙說道,看向尚未醒來的尹西園,跟宮擎說道,“你留在這裡照顧他!解藥已經用上……他隻要能醒來,就不會死!”

宮擎慌得一匹,連忙道:“月小姐,你要乾什麼?你可千萬不要做傻事……外麵火力太強。”

“我出去,幫周舟。”尹月道,最後看了一眼尹西園,拉開鐵棍閂好的門,衝了出去,“宮先生,拜托了!”

宮擎氣得跳腳:“喂!”

尹月已經跑遠,宮擎往外探了探頭,一顆流彈“砰”的一聲打了過來,宮擎連忙縮回頭,把門又重新閂好。

“你是誰,在乾什麼?”

身後突然而來的聲音,嚇了他一跳。

他猛的回身,尹西園醒來了。

雖然虛弱,但他的確是醒了,宮擎瞬間像是見到了救星,快速說道:“就,那個尹月小姐,她剛剛衝出去了……”

尹西園聞言,便知是友非敵。

眸光沉下,立時向外看出去。

瞬間就判斷出,這是亂了。

“有槍嗎?給我一把!”尹西園迅速說道,低頭看向自己腹部傷口……子彈取出,但傷口綁得有點鬆。

他乾脆利落把傷口繃帶拆開,在宮擎眼睜睜的“臥槽”之下,重新將傷口勒得更緊,然後拿槍往出走。

宮擎攔住:“西園先生,你不能出去!你有傷……”

尹西園停下腳步,眼裡有光閃爍:“她在外麵,我要去。”

“可是……”

“讓開!”

宮擎:!!

媽的!

都不要命的嗎?

呆呆看著尹西園出去,然後回頭看了看這亂亂的器械室,再看看外麵亂飛的子彈……他咬咬牙,也衝了出去。

不能給大佬丟臉!

江野走步行梯,從一樓向下,擊殺不少人。

到了負三層的時候,整個步行梯都塌了下來。

已承受不起二次爆炸了。

他抿了抿唇,返回負二層,一腳把電梯門踹飛,向下看去:“小風……”

顧北風一直站在電梯口等著。

聽到聲音,她向上看去,唇角瞬間露出軟軟笑意:“哥哥……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