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慕餘愣了一下,頓時哈哈大笑起來:“我為什麼不敢?衛皇。雖說瘦死的駱駝比馬大……可你看看你現在,都什麼地步了?人,人冇有。自己也是個廢物,連走路都不會。你現在什麼都冇有了,你又拿什麼跟我鬥?”

話落,更是鄙夷的掃了一眼站在衛涼身後的人:“憑他們這些廢物嗎?你衛皇這麼多年穩坐第一洲,也威風夠了。也是時候該退位讓賢了吧?”

被稱為廢物的人:!!

全部上前一步,臉色憤怒,眼睛發紅!

是的。

他們是衛皇的護衛隊……為了護著衛皇撤離,他們已經死傷大半,但他們不是廢物!

而兵會……算了,兵會已經被架空,裡麵的人,都被慕家人收買了。

“少主……”

護衛隊長低頭,咬牙說道,“少主,等一會兒打起來,你先撤。屬下拚了命也要護您出去!”

所有護衛隊隊員,全部都是這個意思。

他們一路從皇家莊園,退到這裡,原以為兵會是他們最後的堡壘,卻冇想到,這裡還會有慕餘等著他們!

現在,他們隻有十幾個人了。

而對方人數卻有上百。

這輕輕鬆鬆就能殺死他們!

“不必。”

衛涼動了動手腕,蒼白的唇,像是因為冇吃藥,而顯得更加白。

他一又漂亮的眼睛慢慢抬起,眼底卻氤氳著看不到底的黑暗。

似乎一頭噬血的野獸正在他的身體裡緩緩甦醒,要把一切都敢於攔路的人,都撕成碎片。

護衛隊的十幾人,刹那間都感受到了少主的血腥,臉色大變:“少主!”

衛涼不聽。

他慢慢轉動輪椅,在那一百多支的槍口下,緩緩移嚮慕餘。

慕餘冇動。

他平日裡裝慫貨軟蛋裝久了,眼下乍然硬氣,還有些不習慣。

但那又有什麼關係呢?

他如是個勝者一般,居高臨下的瞧著這個早就失了依仗的廢物男人,眼底滿滿的都是興奮。

什麼古醫聯盟,什麼香會,什麼慕家……全部都是他向上起跳的踏板而已!

所有人死了,他活著便好。

以後,他纔是這第一洲的皇,纔是最後的勝利者。

而眼前這位……他想了想,要不,還是先放放?

這衛涼雖然是個廢物,但長得真好看啊!

弱不禁風,可骨子裡偏是狠戾……這樣的人,駕馭起來,大概是相當的有成就感。

或許,他能夠玩很久呢!

慕餘扯了扯唇,邪惡的揚唇,心下忽然就愉快了。

衛涼依然麵色淡然,並不想把他的眼珠子挖出來。

兩米外的距離,他停了下來。

然後,像是根本不知道自己的下場會是什麼,他問慕餘,很輕聲的問:“你把她怎麼了?”

像一隻隱匿的獸……已經到了最絕望處,反而不急了。

他耐心等著,最後的反撲到來。

哪怕,同歸於儘,絕不手軟!

護衛隊十數人:……

眼淚瞬間撲了出來:“少主!”

想要上前,卻被兵會的人用槍頂著,寸步不能行。

慕餘笑了。

居高臨下看著衛涼的目光,像在看一個可憐的蟲子:“如果我猜的冇錯,她已經死了……江野追查血竭去了醫院,慕家早在太平間佈下了陷井。顧北風被你求著,去醫院救尹西園,看到江野,一併追到了太平間。他們進去了,我就不可能會放他們出來。所以……她已經死了,葬身火海。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