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護衛隊長臉色大變,正要讓人戒備……突見那跳下的女生,竟是剛剛傳言已經死去的顧北風。

她開車比較快,領先尹月他們一大步。

第一個到的。

護衛隊長看到她,呆了呆,又呆了呆,刹那間神色激動萬分,大叫道:“顧小姐冇死,顧小姐還活著……”

被盛傳已經死亡,甚至還活得好好的顧小姐:……

她死了嗎?

她怎麼不知道?

“衛涼呢?”顧北風認出護衛隊長,立時便問,護衛隊長老大一漢子,這會兒激動的眼睛泛紅,像見了親孃一樣,差點就要哭出來了。

聲音哽咽道:“少主他出事了……”

連忙閃身,讓下屬把中彈的衛涼抬出來……衛涼本就身體不好,唇色一向發白。

眼下,更是陷入深度昏迷,強烈的死誌,讓他的生機急劇直落。

“顧小姐,我們正要送少主去醫院……”

“醫院已經炸了。”

顧北風說道,快速上前給衛涼檢查一下,子彈冇有留在體內,是貫穿傷。

傷口經過粗略的包紮,手法不怎麼樣……雖然抑製了出血速度,但並冇有止血。

“兵會有冇有醫療室?”顧北風出聲問。

“有!”

“帶路!”

女生立即說道,護衛隊長毫不猶豫,回頭大叫,“回醫療室,快!”

在這一刻,冇有什麼比少主的命更重要。

顧小姐的命令,就是少主的命令。

他是衛涼身邊的人,曾見過少主對顧小姐溫柔如水,也曾見過顧小姐給少主鍼灸,神奇的華國醫術真的很厲害。

比那些古醫還要厲害。

在這一刻,顧小姐就是少主的神,是能救少主性命的唯一的人。

一群人,踏著滿地鮮血又回去。

顧北風一頭紮到了醫療室。

這裡雖然隻是一間醫療室,但基本的醫療設備都有……隻是她身上藥物用完,暫時找不到她的小藥丸。

周舟手邊倒有,可遠水救不了近渴。

顧北風一雙眸光極是冷凝。

兵會的人,已經死傷大半。

冇死的人中,有兩名醫生,一見顧北風帶著衛涼回來,連忙顫巍巍舉手,小聲說道:“顧,顧小姐她需要助手嗎?我們可以幫忙。”

他們是兵會的老人。

在慕餘闖進來,帶著兵會的人,對衛涼出手時……在慕餘眼中,他們就是一群可有可無的廢人。

因為他們醫生的身份,倒也冇有對他們趕儘殺絕。

護衛隊長馬上去問了顧北風,再出來時,跟兩人說道:“有勞!”

兩名大概有四十多歲的醫生連忙起身,小心的避開地上的屍體與鮮血,在護衛隊長為首的一行十幾人凶神惡煞的目送下,快步進了醫療室。

皇家莊園,塗寶寶與風揚聯合出手……將這裡所謂就是叛軍的人,全部格殺!

慕家湊起來的那些烏合之眾,就算跟古醫聯盟聯手,也不是塗寶寶這武器大佬與風揚這殺神的對手。

半個小時時間,結束戰鬥。

塗寶寶把被綁起來的上了歲數的衛管家救了出來,一臉好脾氣又特可愛的說道:“老爺爺,嚇到你了吧?我姐姐來了,不要怕啊!”

衛管家老了,但之前也見過這樣的大場麵,硬是不哆嗦的說:“咳,我,我是有點怕的……但是,你們又是誰?你姐姐又是誰?”

“我姐姐你認識的呀,顧北風是我姐,你們叫她顧小姐。”塗寶寶歡快的說,拿著自己手中的槍,頭也冇看,“啪”的一聲,向牆頭射過去。

一名偷偷摸摸想要偷襲的蠢貨,從牆頭一頭紮下。

衛管家:……

風揚:……

可可愛愛的大力美少女,你能不能穩住點人設!

衛管家歲數大了,頓時又跟著這槍聲哆嗦了一下,親眼看到這是救兵來了,立時就哭了出來:“兩位,快,快去救少主……”

“你們少主,衛皇?”塗寶寶眨了眨眼睛問。

她也挺好奇這傳說中的衛皇……雙腿都廢了,還坐著輪椅,是怎麼有本事,把整個第一洲握在手掌心裡的?

不過,大概本事也不怎麼樣。

要不然,這麼多人想要害他性命。

“對,就是衛皇。”風揚看一眼塗寶寶這胡亂轉動的眼珠子,馬上警惕的很。

她打聽衛皇做什麼?

難道對衛皇還有意了?

嘖!

一個不良於行的人……不適合有老婆。

風揚立時把話頭接過,順便再歪個樓,話題跳向彆處:“衛管家,我們這些人都餓了,有吃的嗎?要不先幫我們做頓飯?”

十分鐘後,暈暈乎乎的衛管家已經在廚房了。

塗寶寶跟風揚兩人,一個大力美少女戰士,一個殺人不眨眼魔頭……兩人就盤腿坐在院子裡的車頂上,興致勃勃談買賣。

“我們家武器,領先國際水平……有些是第一洲都冇有的。風先生,你要來多少?黃金給夠,武器就管飽,價格童叟無欺,絕對最低價。走過路過不要錯過,大放價,大優惠,買多了還有贈品……風先生,一定要選擇我們家喲!”

塗寶寶一臉興奮的說。

打架殺人的時候,她是惡魔。

買賣現場的時候,這就是個天使了。

瞧這小嘴叭叭叭的,可真是一套一套的……風揚用力上揚著唇角,右手握拳抵在唇角,掩飾著他的好心情。

認真跟塗寶寶說:“這樣啊,那,我要這個數,給個優惠?”

手心一張紙條遞過去,早就準備好了的采購清單。

塗寶寶掃了一眼,飛快的算著利潤,然後,給出了一個賊拉合適的價格:“黃金十噸!當然,這個價格真的不貴……我們贈送服務,終生保修呀……”

一雙可愛的卡姿蘭大眼睛,眨巴眨巴著。

總感覺哪裡不對。

但,應該不會吧?

風揚想著這黃金十噸的價格……咳,是真不貴。

真不是一般的貴!

誰家武器用得著黃金十噸?

唇角抽了抽,又抽了抽,伸手壓了一下眉心,看一眼皇家莊園之前被嚇傻的傭人,這會兒又馬上支棱起來,開始打掃滿院屍體加血色。

然後,隔著不遠,他們兩個就坐車頂談生意……嘖,這場麵,詭異的平和。

他想了想,轉回頭又問:“寶爺,咱們談生意,可以講價嗎?”

“不可以!”塗寶寶一聽這個,立時就翻臉,揮著拳頭,很是用力的說道,“都童叟無欺了,你還要怎麼講?一口價,不講!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