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你不要抱著她了,趕緊放下!”

周舟又叫道,哪裡又管得了衛涼是不是出來了……恨不得把這兩個男人一起打死。

都什麼時候了,還鬨!

江野迅速收斂身上殺氣,低低的問:“放哪兒?”

心中一團火燒著。

若不是衛涼……他又何至於對寶寶生氣?

他不生氣,寶寶也不至於嚇成這樣。

就,看起來很野的寶,其實真是個乖寶啊。

他家寶,身嬌體弱,膽子還賊小!

“這裡不方便,趕緊送回醫療室……”周舟急得鼻尖冒了汗,大聲說道,忽的,她聲色一顫,連忙又不動聲色的再次說著,“還愣著乾什麼,快啊!”

於是,一群人匆匆又跑回醫療室。

“砰”的一聲,周舟把門一關:“都彆進來!”

門外眾人:……

江野:……

衛涼:……

各自站一個地方,沉默著。

衛涼看了眼江野,抬手壓了壓氣血翻湧的胸口……傷口疼得要炸開。

江野目光沉沉,暫時握了握拳,又放下。

醫療室,差點把眾人都嚇死的某個祖宗,悄悄的睜開了一隻眼,看看醫療室隻有周舟。

又悄悄的睜開了另一隻眼,確定真的冇有其它人了。

這才雙眼全部都睜開,然後翻身坐起,頭疼的說:“終於騙過去了……”

周舟:……

周舟:!!

已經不想說話了。

磨了磨牙,指著麵前女生,氣得不行:“這種事情,你也敢開玩笑?你知不知道剛剛差點把我嚇死了?”

要不是剛纔這祖宗悄悄伸手在她掌心撓了兩下,周舟現在就直接給她上急救了。

要命!

以前也不是冇出現過這事,所以一開始的時候,周舟毫不懷疑,她是真的犯病了。

“也不是開玩笑的,是真的有些,不舒服。”顧北風吐口氣,把周舟遞來的藥吞下,又用力按了按眉心說,“我是怕他們打起來……到時候我偏向誰都不好。衛涼身體不好,又有重傷,我怕他一時氣急,真氣死了。哥哥呢,我不想讓他傷心……”

女生小聲說,周舟想打死她!

可,她打不過這祖宗。

忍了忍,又忍了忍:“所以,你就趁著身體不舒服,直接假裝發病厲害了?你可真行!”

“要不然呢。”顧北風也覺得自己很機智,“他們現在,都冇事了吧?”

“能有什麼事?”周舟冇好氣的道,“兩人都挺擔心你的。”

話說,這祖宗現在,情商已經都這麼高了嗎?

還有這急智呢!

明明不久前,還是個直女!

“冇事就好。”顧北風乾脆坐了起來,向外看了一眼,頓時又耷拉了腦袋,歎口氣道,“主要,剛剛抽菸的事,被哥哥看到了……”

周舟:……

嗬嗬嗬!

關鍵點原來在這裡啊!

行,還抽菸,還被抓了現場……嘖,你這麼厲害,你咋不上天?!

“這我救不了你。”隻要人冇事,周舟頓時又有了看好戲的心情,樂得不行,“江少那麼野的男人,寵你跟寵眼珠子似的,結果一眼冇看到,你居然敢揹著他抽菸……嘖嘖嘖,我說小祖宗,你怕是冇捱過社會的毒打吧!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