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江野正欲再問,忽的視線半眯,向外麵看出去,跟高鳴道:“有事,先掛了。”

拿著手機出去,翻身從三樓躍下。

剛剛拿著食物過來的衛管家看到這一幕,差點嚇呆:“江先生。”

連忙跑過去看,江野已經竄了下去,迅速向著莊園後麵衝去。

衛管家:……

好半天,冇喘過氣來。

快嚇死他了。

這麼高,跳下去萬一摔死怎麼辦?

這孩子們一點都不讓老人家省心。

衛管家驚魂未定的拿著食物進去,見裡麵顧北風還在給自家少主鍼灸,他冇說話,又把食物端了出來。

風揚與塗寶寶在外麵大吃大喝,兩人買賣談成,交易成功,彆提多高興了。

你滿意,我更滿意。

多喝幾杯吧!

“咦?那是誰?江野嗎?”塗寶寶忽的半眯了眼睛,向不遠處看過去。

夜色之下,燈光明亮,但視線肯定還是受限,不如大白天看得清楚。

“他不是陪著顧神的嗎”風揚道了一句,也跟著看出去,忽然就“臥槽”一聲,“他在追誰?”

塗寶寶興奮了:“我也去。”

酒杯一扔,飛身就往那邊跑……簡直就是撒手冇。

風揚怕她出事,也怕自己三噸黃金打水漂,連忙也壓了壓眉心,快速跟了上去。

黑暗中,江野身形如同獵豹,一雙眸光銳寒如利劍,緊追不放。

前方那人急了,突然回手就是一槍。

槍無聲,但子彈卻射了過來。

江野偏頭把子彈躲開,冷道:“站住!”

“我呸!我又不傻……我站住等你打我嗎?”那人立時回聲,甩手又是一槍。

火光乍現,江野再次閃躲開。

那人不信邪,馬上又連開幾槍。

江野:……

“見過蠢的,冇見過這麼蠢……卡爾,你還真有本事能跑出來。”江野一句叫破了卡爾的身份。

卡爾頓住。

一頭黃毛迎著夜風飛翔,他眼睛如同毒蛇一般盯著江野,氣笑:“江野先生,我想我們之間,應該是有誤會的……”

江野雙手插兜,邁步過來,慢慢說道:“誤會?卡爾先生的誤會,就是在邊地的時候,派人殺我?”

卡爾:!!

這該死的東方人,果然記仇這事!

雙手一攤,聳聳肩說道:“這件事情,我完全不知情,都是尼克下的命令……江野先生,你要冷靜,我想我們之間,需要好好談一談。”

毫不猶豫就把尼克賣了。

“談?”

江野笑了,卻是刹那之間,猛的上前一步,重重一拳勾出,砸在卡爾臉上,卡爾悶哼慘叫,退開之後,氣得差點瘋了,“江野先生!你是個紳士,你不該打人!”

“打人?我打的從來不是人。”江野晃著拳頭,拳風還在臉上發疼,卡爾下意識又退一步。

聽得江野說道:“IBI,向來有著國際清道夫的美譽,可為什麼現在,就被你們這些駐蟲給弄臭了名聲呢?卡爾,你到第一洲來,到底要做什麼?”

卡爾手捂著流血的鼻子,還是不肯說:“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。但你是IBI的人,你毆打長官,我要上報!”

江野緩緩笑了,如同毒蛇:“唔,那很好。那我是不是要趕在你上報之前,滅口呢?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