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卡爾瞬間驚恐了。

一邊捂著鼻子,一邊嚇得大叫:“嘿!你不可以這樣做的。你這樣做,IBI不會放過你……”

“咦?這個黃毛在說什麼廢話?”

“唔,長得這麼醜,他在這裡做什麼?江少,你們認識嗎?”

兩個腦袋衝過來,塗寶寶在前,風揚在後,兩人都盯著卡爾看著,越看越覺得眼熟。

忽然就對視一眼,眼底冒出興奮,塗寶寶道:“臥槽!我好像認得你啊,你不就是那個什麼IBI的什麼長官,叫什麼爾的?”

風揚也認出來了,抬手摸一下鼻子,補充:“卡爾長官。”

“對對對,卡爾。”塗寶寶連連點頭,然後麵露精光繞著卡爾轉了兩圈。

這模樣,這表情……嘖嘖,簡直把卡爾當成了待宰的**,一巴掌能摁死他的那樣。

卡爾嚇得驚恐欲絕。

手捂著鼻子,也不敢亂叫,祈求的目光看向江野:“江野先生,我們都是屬於IBI的,你要救我啊!我是你的長官。”

江野後退一步,假裝冇聽到。

他右手受過傷,還包著紗布,隱隱透著血色,他覺得有點疼,便用左手拿了煙出來,也冇點。

就那麼咬在唇間過癮。

像是在看戲。

風揚更不管,雙臂換胸,還挺認真的跟塗寶寶討論著:“寶爺,聽說IBI的長官,在國際黑榜上,開價一百萬M金的……誰能殺了他,這個賞金就歸誰。”

“啊,就是那個賞金榜嗎?”塗寶寶眼睛立時就亮了,激動的說,“這個好這個好……那我殺了他,要從哪裡領賞金?”

賞金獵人榜裡麵,有兩個榜。

白榜,與黑榜。

白榜賞的全是極惡之人,國際流竄的重犯,正大光明懸賞天下的那種。

黑榜賞的,則是IBI裡的,或者各國高層要人的榜單。

一黑一白,對立分明。

白榜公示於天下。

黑榜流傳於內部,暗中進行。

有人出錢買命,有人為錢殺人。

很不巧,卡爾這個人名,在黑榜中,可以排一百萬M金的價格。

塗寶寶想到這個賞金,立時就想動手了。

“小羊羊,你說,我今天要是殺了他,這一百萬M金是不是就是我的了?”塗寶寶連聲追問著,她是真想動手。

風揚撫額:!!

這什麼奇怪的小名名!

還好他在殺手盟有代號……要不然,這寶爺瞬間就能把他給賣了。

不著痕跡看一眼江野,也冇把江野太放在心上,直接說道:“好呀,你殺了他,我們明天就去拿賞金。”

“真的嗎真的嗎真的嗎?”塗寶寶三聲話落,掌心一把槍摸出來,瞬間瞄準卡爾,扣動板機。

砰!

一聲槍響,卡爾尖叫。

當!

暗夜中,一把匕首飛過來,打落塗寶寶飛出的子彈,把卡爾救了下來。

卡爾“啊啊啊”的尖叫聲連續不斷,江野邁步過去,彎腰把扔出的匕首首撿起來,唇角勾了勾:“叫得這麼大聲,IBI長官不要風度的嗎?”

卡爾的尖叫聲嘎然而止,半會兒,又氣急敗壞大叫:“江野先生!你是赤狐小隊的人,你就眼睜睜看著他們這麼戲耍我嗎?!”

塗寶寶也大叫:“姓江的!你敢搶我一百萬M金,我殺了你!”

這大佬是個財迷。

賊幾把愛錢,誰敢耽誤她賺錢,那是找死!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