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眼底的怒意漸漸被擔憂所取代。

剛剛的熱搜已經撤了,可是,她在江都舉目無親的,又能到哪裡去?

路邊停下車,江野低頭,火速調取了江都大學周圍的監控錄象,看到那不聽話的小祖宗從圍牆裡跳出來之後,是到路邊打了出租車離開的。

這一刻,江野氣笑:還行,還知道打出租,挺本事的。

“頭兒,怎麼回事啊,我剛剛刷手機,看到小嫂子跑了,她是不喜歡上學嗎?”宋天打了電話過來,震驚的問,江野直接一個字:“滾!”

那祖宗跑都跑了,他哪有心思跟宋天廢話!

查到出租車最終下客的位置後,江野滿眼的擔憂,突然就安定了。

挺好,跑到原河小區去了。

這次,他要去看看,那裡到底有什麼在吸引著她,讓她連上學都不想,半夜三更也跑,大白天也跑……藏了野男人了嗎?!

江野沉眸,打轉汽車方向盤,向著原河小區駛去。

“誒誒,這咋回事?江隊這麼凶,這是要把那小祖宗給吃了?”宋天目瞪口呆拿著手機,感覺這人生可真是精采的很。

一共放假三天。

第一天發現秦霜被劈腿,失戀……他全程是知心大哥哥。

第二天,小祖宗居然跳學?

嘖!

宋天覺得,這事一定要參與一把,要不多無聊。

“你要是敢去,信不信江隊得把你打得滿臉桃花開?那小祖宗有什麼本事你們不知道,我可是清楚的很,她那主意可大了。”秦霜拿著蘋果用力的啃著……像是在泄火。

噁心啊!

依然噁心!

居然被個男的給劈腿了,這輩子都冇有這麼……丟人噁心過。

宋天:……

滿心的興奮突然就被一盆涼水澆下來,整個人都不好了。

“不,不是吧?江隊有那麼毒?”宋天瑟瑟發抖。

秦霜嗬嗬:“他剛剛說什麼了?”

“他說,滾!”

“還行。江隊不是毒,他是想殺你祭天了。”一隻蘋果吃完,秦霜眯眼淩空投球,精準的把果核扔到牆角裡的垃圾桶。

“啪”的一聲,宋天也跟著腦子清醒了。

打個寒戰道:“我去,還真是這樣。小嫂子不聽話逃學,江隊肯定是很生氣,這要是逮到人,不定會怎麼收拾呢……這時候咱們要是跑去看熱鬨,依我對江隊的瞭解,嘖,這指定有遷怒。”

“不!是你去看熱鬨,我不去。”秦霜說道,客廳躺著不耐煩了,就打算去臥室躺。

恰在這時,她手機忽然響起,她低頭看去,臉色沉了下來。

然後,皮笑肉不笑的抬頭,跟狼一樣惡狠狠盯著宋天說:“無聊嗎?出去揍個人!”

劈腿的傢夥還敢求約,那特麼是求虐。

她一定會成全他的!

……

上午十點,馬上就中午了,孟歌也懶得做飯,想著要不叫外賣算了……但這個想法剛冒出就被打斷,自言自語道:“都瘦成啥樣了,必須得加點營養補補……還是自己做吧!”

換衣服換鞋,拿了手機出門,打算去樓下買點肉,回來燉點風姐喜歡吃的肉菜。

門剛拉開,就看到一個全身冰寒的男人,目光沉沉站在他家門前。

孟歌一愣:“你是?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