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風揚深深的歎口氣:“小風妹妹,這就不對了……認真搞事業不好嗎?男人隻會影響你拔劍的速度。”

顧北風抬眸,眸光清冽的看他:“聽說,你那兒還有三噸黃金?”

“啊啊啊,誰說的,不可能!一點都冇有!……那個,小祖宗,算小的求你了行不?彆再坑我了。”風揚立馬變臉,嗷嗷的叫。

他不就挖個黃金麼,誰都惦記他這點小錢錢。

之前就已經坑了他一噸黃金了,現在還要坑……薅毛也不能可著一隻羊薅吧!

太過分了。

“嗯。”

看著風揚這冇出息的樣,顧北風勾了勾唇,總算是放了他一馬。

風揚:……

抹了把臉,好氣。

不就是叫個哥哥麼,差點把他整破產。

他那三噸黃金,可是用來釣媳婦用的,一絲一毫都不能亂送的。

“哎呀,三噸黃金啊!那你臭小子還真是挺不孝的,都不知道給親爸分點……”老頭的腦袋忽然伸過來,夾在兩人中間起鬨。

風揚伸手把那腦袋按回去,一臉討好的繼續說:“小祖宗,我那邊最近收了一個古董,可好看了……我給你看看?”

顧北風吃飽了,也見到了這不省心的老頭,就該走了。

轉身走向那破床邊,把上麵扔著的外套拿起,兜裡摸出了個藥盒,挺隨意的扔過去:“就這些了,先拿著用……歲數大了,彆總作死。冇錢的話,風揚這裡有。他要不給你,你跟我說。”

風揚頓時不乾了:“你說就說,彆亂扯我啊……我家錢錢雖不是大風颳來的,但也不能讓大風給颳走吧!”

見她扔過來東西,老頭頓時嚇了一跳。

手忙腳亂接著,氣得直罵人:“你個臭丫頭,這麼寶貝的東西,能不能彆亂扔!”

這孩子什麼都好,就一條不好。

拿著寶貝當垃圾,想扔就扔,想送就送……就,能不能考慮一下他老頭這會兒已經完全不好的小心臟?

小藥丸當糖豆。

冥香當野草……有本事了不起啊,野生野長的,怎麼小時候就冇教好呢!

老頭接住那小藥盒,一連串吐槽出口,這纔有空小心翼翼的打開看。

藥盒裡麵十粒藥丸。

還有故意折短的十根冥香。

眼裡頓時便有了暖意,樂得嘴巴上翹,合都合不攏:“閨女啊,你咋知道親爸也要這個香?”

顧北風抿唇,往桌上瞥了一眼:“五萬洲幣,夠你花一陣子了,彆再出去浪了。還有,把傷口包紮好一點,彆真死在外麵,連個收屍的都冇有。”

梟。

白榜上麵,第一個通緝的就是他。

賞金高達三億美金。

嘖!

挺值錢的。

老頭:……

老頭一下就伸手捂了腰部傷口,“咳咳咳”的一陣猛喘,有氣無力看著風揚,哀哀求著說:“兒砸,親爸快不行了啊,給點錢花花吧……不多,一個億。”

風揚:!!

風揚端了鍋往外走:“小風,剛剛吃飽了冇有?我那兒有酒,咱們再喝點去?”

眼睜睜看著這不孝子,把他剛煮的一鍋肉都端走了,老頭好氣:“臭小子,你倒是給我剩點啊!”

下一秒,一張薄薄的卡片,從夜色中飛過來,老頭接住,看一眼,笑了:“臭小子,還算有點良心。”

一張,銀行卡。

上麵貼了便簽紙:密碼,54188。

“老頭不是跟著我們來的。”顧北風道,眉眼沉冷。

風揚勾唇,目光徹寒:“敢動我家老頭,活膩歪了。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