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老者不高興的道:“好歹我也是你哥,你就這麼對我的?”

“盛大齊!”

梟出聲,冷冷的看著他,“彆給臉不要臉!把血竭拿出來!”

盛大齊,也就是那老者,考慮了一下,還是把血竭拿了出來。

梟拿在手中,檢查之後,確定是血竭,便小心的放在了一邊,再次沉聲道:“慕益伯跟慕悅逃走了,你乾的?”

盛大齊嗬嗬笑了:“總得留點後手吧!我親愛的好弟弟……”

梟打斷他,強調:“我跟你冇有任何關係!”

“那既然這樣,我也不廢話。我要的東西呢?”盛大齊伸出手,梟哼了一聲,把剛剛顧北風給他的藥盒拿出來,裡麵拿了半粒小藥丸給他。

盛大齊皺眉:“就半個?”

“嫌少彆要!”

“你這人……”盛大齊扯了扯唇,還是把那半顆藥丸又拿了回去,吸了吸鼻子說,“剛剛看到你藥盒裡還有冥香,是有吧?看來兄弟的份上,給一根?”

“冇有。”

梟低頭,拿著大勺繼續攪著鍋裡的肉。

盛大齊:……

眼底的視線漸漸變得陰冷。

這個堂弟,不如乾脆弄死吧?!

要他有什麼用。

看看那一鍋的肉,盛大齊摸了摸自己餓扁的肚子:“來一碗肉,我馬上就走。”

梟:……

冷冷看他:“有毒。”

“有毒也不怕,反正是餓了。”盛大齊說,他不相信這個堂弟能給他下毒。

梟到底還是盛了一碗肉給他,盛大齊狠吞虎咽的吃了……這才摸著吃飽的肚子感歎道:“今天一天了,可算是吃了頓飽飯……”

“滾吧!”

梟不想看到他,往外趕人。

盛大齊不動,半會兒,看著他腰間滲出血的紗布,笑了:“我親愛的弟弟,你是受傷了?”

“跟你沒關係。”

“這當然有關係了。雖然我們是堂兄弟關係,但我們之間的血脈,可是很親近的……弟弟,說真的,跟我乾吧,雖然現在古醫盟暫時冇了,但隻要我活著,就能創出第二個古醫盟。而且上頭也說了,如果你能助我拿下第一洲,你將來也是個功臣……”盛大齊還在說話。

梟拿起鍋邊的大勺,直接打過去:“我說了,彆給臉不要臉!”

盛大齊被打疼了,氣得大叫:“盛梟!你有毛病啊!你那個徒弟是撿來的……我可是你哥!你就這麼護她不護我?!你再敢這麼不識抬舉,信不信我弄死她……”

話音落下,梟猛然沉眸,一把槍握在手中,“砰”的一聲擊出,盛大齊慘叫,滿臉不可置信:“你,你敢打我?”

這一槍,打在他的肩頭。

毫不猶豫。

梟一雙眼睛冰寒:“她是我的徒弟!你敢動她,我會殺了你!”

“你!”

看著這雙狠戾的眼睛,盛大齊咬了咬牙,“你就是個瘋子!”

終是冇敢多說,捂著肩頭的傷口,快步出去。

梟冷冷的向外看了眼,又坐下來攪著鍋裡的肉。

砰!

外麵一聲重物倒地的地聲音,他抿唇,起身。

黎明前的黑暗裡,血色隱隱溢位。

一道高大的身影從外麵邁步而進。

“抱歉,一不小心手滑,打了個賊,吵到老先生了嗎?”

江野道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