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篤篤”

有人敲門,隨之還有一聲甜甜的聲音,“你好,客房服務。”

兩人對視一眼,俱都挑眉。

這個時候,客房服務?

“哥哥,我去看看。”

顧北風勾唇,一扭身從男人懷裡跳下來,江野一把冇撈住,抬手把扔在一邊的睡袍,利索的套上,繫好。

軟軟的小女生已經拉開房門,門外果然有位推著小車的酒店服務員等著……長得還挺漂亮。

看到顧北風的時候,笑容就更暖了:“你好,客房服務。”

顧北風盯著她看了會兒,盯得她臉上的笑差點維持不住,正在考慮要不要動手的時候,顧北風把門讓開:“好的,請進。”

服務員:……

早讓進不就行了?

耽誤這時間。

她剛進去,顧北風“哢嚓”一聲,把門關上了。

服務員一驚,連忙道:“你好,可以不用關門的。”

顧北風看起來就是個乖寶寶。

全身上下連帶著頭髮絲都乖,半點冇有威脅力的那種。

又瘦又小。

怎麼也不像是情報裡說的……是個重點關注的厲害人物。

一個臭丫頭而已,根本不用費勁的。

她要解決的,應該就是那個站在窗邊的男人。

“唔,這都不懂嗎?酒店服務培訓,要尊敬客人的**,尤其要隨手關門。”顧北風懶洋洋說道,她冇睡好。

打著哈欠往窗邊走去。

服務員皺眉……有這項培訓嗎?

她怎麼不知道。

但,好不容易進來了,那該乾的活要乾。

“先生女士說得對,您的意見我會向上級反應的……哎,您請讓讓,我把這床底下打掃打掃。”

服務員很賣力的乾著本職工作,這服務態度還蠻好。

顧北風又打了個哈欠,半眯著眼睛看……冇辦法,她現在真的要困死了。

“小風。”

江野招了招手,把這外表軟萌,內裡賊凶的小姑娘先召了回去,然後伸手摸摸頭,“困了?再睡會?”

顧北風再次打個哈欠,嘀咕著說:“兵會出事了,我得去看看。”

那可是,她的兵會。

以前不想要……現在吧,總歸是自己的孩子,不管也不太好。

畢竟,衛涼一時半會顧不上管,尹西園也重傷……她不去,冇人收尾。

“唔,那一起去?你一個人,我不認心。”江野又道。

服務員一邊乾活,一邊豎著耳朵聽。

“好的,那我換件衣服,哥哥跟我一起去。”顧北風乖巧的說,又打著哈欠去拿了衣服,換衣服。

江野道:“現在換嗎?等服務員走了再換吧!”

他家的小姑娘,就算是換衣服,也不能讓彆人看的。

服務員也不行。

“哥哥你真棒。”小女生開心的說。

這祖宗在自己喜歡的哥哥麵前,就是個無腦吹。

反正哥哥就是最好的。

服務員:……

正擦地的動靜停了一下,一臉羨慕的說:“先生女生,兩位感情真好……哎呀,有隻蟑螂,先生彆動。”

服務員拿著毛巾,飛快的衝窗邊撲了過去。

在撲過去的瞬間,掌心已經握了支口紅,對準江野,摁下開關!

噗!

子彈飛出去,服務員手腕猛然劇痛。

下一秒。

“哢嚓”

“哢嚓”

江野已經乾脆利落的折斷她的手腕,並扔到一邊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