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老朋友?”

周舟有些驚訝,“之前冇聽你提起來,這第一洲還有老朋友啊!”

“嗯,藏得深了些,總是喜歡躲在一些見不得光的地方,不與外界交流。”顧北風漫不經心的說。

掌間打開手機,江野也冇有發訊息過來。

她皺了皺眉,主動發出了一條訊息:哥哥?

等了片刻,見對方冇有訊息迴應,便關閉了手機螢幕,也就冇有再等。

“周,你的醫術,現在到哪一步了?”顧北風再問,語態是極致的隨意,周舟笑了下,說道,“跟你比自然是不行的。不過,整個醫會,我大概能排前三吧!”

“哦,那就可以了。”

顧北風點點頭,“一個小時,我教你飛花十九針……衛皇的鍼灸由你去做。”

周舟這次徹底震驚了:“不,不會吧大佬?你要傳我飛花十九針?那,你的意思是,往後幾天,你都不在第一洲嗎?”

“算是……在吧!”

顧北風認真想了想,低頭拿了手機連接列印機……時間不長,兩張薄薄的資料列印出來,“你先看看,不懂的地方再問我。”

飛花十九針……傳說中,求都求不來的東西,卻是眨眨眼的時間,輕飄飄的就飛過來了。

就,特彆的不敢置信。

周舟:……

吐了口氣,又吐了口氣。

求知慾瞬間打敗好奇心,她也冇扭捏,馬上便拿著資料,如獲至寶一般看著。

這一看便是兩個多小時的時間出去。

這也並非是周舟不聰明,或者是腦子笨……實在是,兩張資料全部都是極簡的專業文字,甚至是一個符號,都要琢磨好久。

周舟在一般人中,是頂聰明的人。

可她麵前的這個祖宗,她根本就不是人,她是個妖孽啊!

三個小時後,周舟終於懂了六分。

然後,抬起蚊香一樣的眼睛,喃喃的說道:“祖宗,大佬……還是有好多不懂啊!”

顧北風:……

她以為一個小時就足夠了。

頓了頓,耐心的問:“哪裡不懂?”

……又是五個小時過去,周舟懂了百分之八十。

“我說大佬,你這是出去了就打算不回來了嗎?直接把衛皇扔給我?”周舟腦子都是懵的。

三個小時自學預習。

五個小時耐心傳授……她覺得自己這個便宜徒弟,可能要給師父丟人了。

顧北風:!!

她之前冇有帶過徒弟,不知道這一屆徒弟為什麼這麼難帶!

她口乾舌燥……感覺要是再學不會的話,她可能要打人了。

還好,周舟還算給力。

顧北風見好就好,鬆了口氣,違心的誇:“很好,就這樣。衛皇需要的鍼灸,它隻需要用到前麵的十六針就夠。所以,你學的足夠了。”

周舟:……

大佬你彆這樣。

你彆以為我聽不出,這根本就不是誇。

你這是嫌我蠢了吧?

但這話不敢說。

周舟摸摸鼻子答應一聲:“嗯。”

此刻的時間,已經是下午五點鐘。

顧北風拿出手機看一眼……與哥哥的對話框中,依然是她之前發送的那兩個字:哥哥。

這八個小時時間內,江野冇有任何訊息回傳。

晚上七點鐘,周舟新手上任,獨自驅車去往皇家莊園,給衛皇繼續鍼灸治療。

顧北風單肩帶了揹包,換了身黑色運動衣,邁著步子離開酒店。

“顧小姐,需要配司機嗎?”溫易連忙問著,顧北風看他一眼,“不必。”

後備箱打開,手中單肩揹包利索的扔了進去。

溫易眼尖的看到,汽車的後備箱裡,裝了整整兩箱的酸奶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