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吱!”

車輛在夜色中猛的刹出一條黑色的車帶。

顧北風刹車踩落,目光沉沉看著前方。

懶散的男人掀了掀唇,同樣黑色的雙肩包隨意的挎在肩上。

走過來,指節輕敲著車窗:“小師妹,開個門唄。”

風揚。

顧北風抿了抿唇,把車窗落下,皺眉道:“你不用去。”

“不,我得去。於公於私都得去。”風揚嗬嗬笑著,繞過副駕駛把門打開,黑色揹包直接扔到後車座上。

安全帶繫上,整個人都是一副吊兒郎當的感覺。

“小師妹,你是09,我是07。你要去的地方,也是我要去的地方……你要做什麼,我也要做什麼。你總不能扔下我吧?”

風揚,也是當年的實驗品之一。

兩人一起從當時的實驗室逃出,相依為命,艱難生存……最後被梟撿到,入了瘋人院。

瘋人院的人,無論男女老少,都是一群瘋子。

他們也更是一群天才。

在瘋人院,各行各業的瘋子都有,因此,他們也都自願或者被迫的學了好多好多的本事。

但,這依然抹不去,他們曾經都是實驗品的過往。

“小師妹,彆這樣看我……不讓叫妹妹了,總得有個叫法吧?以後你叫我師兄,我叫你師妹。”風揚繼續笑著說。

一張臉笑起來可好看了,比花還好看。

顧北風沉默的看著他。

半會兒,緩緩說道:“有可能,會丟了命。”

“怕什麼?又不是冇死過。”風揚聳聳肩,“這麼多年過去了,我也很想看看,那群老不死的,是不是真的研究出了什麼長生不老的玩意。要是有的話,我們就搶過來好不好?畢竟咱們也有藥物基地了,搶了那東西,然後再研究出來,造福人類。”

顧北風:……

被他這句話說得極是無語。

你,一個殺手組織的頭頭兒,造福人類?

不毀滅就是好的吧?

眼底漸漸溢位暖色:“坐穩了。”

腳下油門踩落,車身“轟”的一聲衝出,風揚懶散的揚唇,拿出手機,還是翻出了塗寶寶的微信,發出一條訊息:平安,勿念。

歸期不定。

車子衝出去,到了第一洲的港灣。

這裡原本是古醫盟的地盤,眼下,古醫盟破滅,這裡原本的人都四散離開了。

隻剩下孤零零的碼頭,還有兩艘漏水的破船。

顧北風半眯著眼睛看出去。

夜色深深,波光粼粼。

更顯得這一片水域詭異莫測,前路不明。

“這船不足以過去。”打量片刻,顧北風道,船不行,便不能坐。

風揚笑一下,“這個好說。”

撮唇一聲長嘯,時間不長,鐵球開著一艘船過來,遠遠向他們招手:“顧小姐,風先生,船來了。”

顧北風驚訝:“什麼時候準備的?”

“有錢能使鬼推磨。師妹,你師兄最不缺的,就是錢……上來吧!”風揚率先跳上船,然後是顧北風。

鐵球暫時做船伕,顧北風彎唇道:“鐵球先生技藝嫻熟啊,不止能開車,還能開船。”

鐵球有些不好意思的摸摸後腦勺,被顧小姐誇了啊,其實心中很高興的。

“顧小姐過獎,其實,我還會開飛機,我有飛機駕照的。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