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兩人同時向著鐵球看過一眼。

哦,失敬。

這位纔是真大佬。

三棲大神在身邊。

“走吧。”風揚道,“回去給你漲工資。”

鐵球立時跟個鐵憨憨似的:“謝謝老闆,要多漲點哦!要不這娶了媳婦也養不起……以後生了娃更養不起了。身為老闆,你要努力的說。”

鐵球把船開出去。

風揚:……

自閉了!

為什麼你娶媳婦生孩子,我得努力?

顧北風勾了勾唇,倚著欄杆靠在船舷邊。

手中拿了一個類似羅盤的東西,在確定方向。

茫茫大海中,那個地方極是難尋……她縱然有記憶,但也難保那些人後來又加強戒備,並做了改動。

“師妹。”

風揚走過去,迎風而立。

黑色的夜,帶著腥鹹味的風,就這麼撲在臉上,揚起他一頭髮絲,格外囂張。

顧北風抬眸,看他:“想說什麼?”

風揚笑了下,聳聳肩說道:“真冇想到,有朝一日還會再主動回來……”

顧北風沉默不語。

她想到了。

她早晚是要回來一趟的……並不是念舊,而是,要算一筆帳。

“好了,我就是這麼說說而已。唔,對了,江少那邊,你跟他說了嗎?”風揚抬手摸了摸她的頭,姿態極是親昵。

顧北風少見的冇有拍開他。

抿唇,想了一下說:“我發了個資訊給他,他冇回我。師哥,你說,他會不會是生氣了”

話中帶了隱隱的擔憂。

但風揚挺高興。

他高興的並不是聯絡不上江野,而是高興她喊他師哥……不讓喊哥哥,喊個師哥也棒棒噠。

咧開了嘴巴,笑得真是肆無忌憚:“放心好了,他冇時間生你的氣。你想啊,如果他真的喜歡你,你這麼突然失蹤不見……他一定會瘋了似的找你。”

咳。

瘋吧瘋吧,趕緊瘋吧!

跟他搶師妹的男人,都特麼不是正經男人。

“你說的有理。”顧北風一顆不安的心瞬間安穩了下來,想到江野,她的心裡也是挺高興的,但隨之而來的還有惆悵,“不管生不生氣,等回去再說吧!”

如果有命能回去的話。

“那行吧。”

風揚點點頭,說完這句就不吭聲了。

此去凶險,能不能活著回來就還是未知數……可那些人,既然又一次出現,不論是他,還是師妹,都不會讓他們好過的。

此時,另一艘船上,速度比他們要快得多。

熟門熟路,直往不知名的海域而去。

前方霧氣繚繞,根本不辯方向。

這一艘船開進去,瞬間就像進了第三空間一樣……四周全是迷霧,詭異的很。

江野握著手機,手機冇有任何信號。

除了能當個手錶看……不,現在連手錶也看不了了。

感覺像是亂了時空,更亂了時差。

手機上的數字已經停了下來,停止在目前九點鐘的位置……已經很久冇有動彈了。

吐了口氣,江野把手機收起。

盛梟開著船,船上有著指向,船身如一隻巨獸,破開濃霧,緩緩前行。

“江小子,我們這一路,是趕過去送死的嗎?以我的身手,都不能全身而退。我再帶上你,這十死無生啊。”盛梟頭疼的說。

早知道,就不跟他說實驗室的事了。

“嶽父大人,你是寶寶的親爹。”江野抬眸,淡定的說一句。

盛梟:……

盛梟:!!

深深的吸口氣:“我日他大爺!為了閨女,衝!老子乾不死他們!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