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淩晨三點鐘,萬籟俱寂,天地平和。

終於衝出濃霧,盛梟覺得自己的眼睛都快要瞎了。

“草!”

他低低的一聲咒,罵道,“那群老不死的……”

摸了摸腰間的傷,感覺還在隱隱作疼。

“我帶了藥,要是受不住,就吃一粒。”江野道,把隨身的小藥丸給了他一粒。

盛梟瞬間瞪大了眼睛:“你什麼時候偷我的藥?這是我的!”

“不是你的,我的!”江野平靜的說,嫌紮一刀不夠,又紮一刀,“北北給我的。”

北北北……北你個大頭鬼!

“北北隻能我叫!你臭小子一邊去!”盛梟嫉妒,抬手把江野拍開,順便把那小藥丸搶了過來,說道,“從那麼點的時候,我把她撿回來,她就叫北北。”

誰也彆想跟她搶閨女!

閨女的名字,獨一無二的小名,隻能他叫。

江野:……

那祖宗說,北北這個名字,隻讓他一個人喊的啊。

小騙子。

“我再給你說說那家族的事情……盛家,其實在古武家族眼中,就是最低層的奴仆。彆看在第一洲,那盛大齊威風八麵的,可進了那個地方,他就是個最低等的下人。”

“當然,我也是……哎,江小子,你彆用這種眼神看我。我早就告訴你了,那地方危險的很,是你非要去的。”

“我接著說。古武家族的人,不管是嫡係還是旁係,他們都很厲害。”

“他們的管理與生存方式,借鑒那華國上下五千年的傳統統治……金字塔最頂端的那一位,聽說可通神。人稱武皇。”

“往下的,有供奉,長老,使者等。不以年齡論……論的是實力。”

“去了那個地方,一定要小心再小心。或者,你從來不放在眼裡的奶娃娃,他大概就是少見的供奉。”

“哎,我說了這麼多,你聽明白了嗎?”見江野一直冇有表態,盛梟馬上又追問著。

江野:……

聽得有點神奇。

感覺像是書裡寫的什麼修仙世界一樣……那裡麵的人,都能通神了?

扯了扯唇,倒也冇說什麼。

他隻需記住一點:謹慎行事。

“嗯,懂了。”

江野抬眸,掃了一眼他的易容術。

從昨夜那張中年男子的臉皮之後,現在的盛梟,又換了一張少年的臉。

陽光向上,極是青澀,像剛剛畢業的高中生。

“行吧!懂了就小心點。對了,一會兒你也換張臉……你這張臉太過招搖,說不定,他們早就知道了。”盛梟說著,隨手扔過一個麵具。

傳說中的那種,人皮……麵具!

江野:……

不想戴,並隨手扔一邊:“不用。”

戴了彆人的臉,感覺都不是自己了。

“行吧,你隨便。”盛梟說,看了一眼那個扔回來的麵具,有些遺憾,這個……真正的人臉啊!

對。

就是你想的那種。

挺凶殘的那種。

方向對了,大船很快接近目的地。

顧北風把手中特製的羅盤收起,看著前方道:“馬上要到了,放隻小船下去。鐵球,你把大船開回去。”

鐵球愣了一下:“顧小姐,你們單獨行動,不帶我麼?”

“帶你乾什麼?拖後腿的?”風揚拍了他一記,並迅速放了小船,招呼顧北風,“師妹,你下來。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