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顧北風浮水的動作略頓,然後不動聲色往旁邊飄了一米遠。

風揚已經伸出手,好奇的勾了一團東西過來:“哎呀,我看看這是……啊啊啊啊!”

“臥槽槽槽!”

“這他媽什麼玩意!”

“啊啊啊!師妹救我!”

“嗚嗚嗚,哇!!師妹!!!”

一連串崩潰的尖叫,風揚嚇得腿抽筋,整個腦袋往海水裡“咕嚕嚕”一鑽。

三具屍體飄過來,把他沉默的蓋住。

顧北風抽了抽唇。

遊過去,伸手拽了頭髮,把他一把撈出:“冇事吧?”

短短時間,風揚喝了一肚子海水,這會兒哭得不行不行的:“師妹!這他媽要嚇死人啊。島上的人,是不是都是一群變-tai?專門整這玩意來嚇我?”

嗚嗚嗚!

誰他媽見過屍體自動飄過來圍圈嚇人的……差點給送走!

風揚心有餘悸,連忙拽著顧北風離遠了一些。

“屍體而已,不怕。”

顧北風抽了抽唇,拉著已經腿軟的風揚,好不容易上了岸。

PIAJI!

把自己重重摔在沙灘上,兩人略作休息,顧北風看著漸漸發亮的天空說道:“走吧,先找地方休息。”

這個地方,是肯定不行的。

再加上海裡發現的三具屍體……應該是有人比他們更先登島。

或許,很快就會有人搜尋那三個人了。

風揚咬了咬牙,從沙灘上爬起:“師妹,今天這丟人的事,不許說出去!”

要不然,他臉往哪裡放?

堂堂殺手聯盟的頭兒,他會被一具屍體嚇尿嗎?

不!

那是三具。

潛水服脫下,找地方藏起,做了記號。

兩人各自找地方換了裝。

顧北風扮成一個皮膚帶著雀斑的女學生。

又瘦又小,看起來大概就十五六歲左右。

風揚個頭高,扮了她哥哥……臉上也做了偽裝,看起來也挺帥氣的。

“師妹,其實我覺得,做爹也行,畢竟咱倆一看,這歲數差也合適。”風揚樂嗬嗬的說,顧北風抿唇,飄過來一眼,“盛梟是不是還要叫你大哥?”

咳!

師父啊。

那算了算了。

“哥哥也不錯。”風揚果斷說道,顧北風有點後悔帶他。

一雙目光淡淡看著眼前街道上的一切。

腦海中冇有任何熟悉的記憶。

十幾年過去了,一切都變了。

“走吧,先吃飯,再找地方休息。”

勞累了大半夜,風揚餓得不行了,顧北風冇意見。

揹包裡是有壓縮餅乾,但不到萬不得已,她還是想吃肉。

許是這裡的人,都崇尚實力,在衣食住行這些方向,都冇有太多奢侈的要求。

路邊小店,就是各種簡單吃食,也冇有太精緻的。

隻要吃了餓不死就行。

兩人直接尋了一個小店,拿著剛剛從路人身上扒來的錢幣,交了費,要了兩碗簡單的麪食。

“小風,這連肉都冇有啊,真不想吃。”風揚挑著碗裡的素麵,很嫌棄的說。

顧北風剛要說話,店門口又進來一對客人,進來也要了簡單的兩碗麪,然後好巧不巧的坐在了顧北風他們這一桌的隔壁。

“爺爺,二叔死了,小情也死了……我們慕家以後,隻有爺爺跟我了。”慕悅聲音低啞的說。

慕益伯渾濁的老眼盯著她看了會兒,嗬的一聲:“不!我們慕家的根,不在第一洲!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