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對麵的男子神色狠戾,唇角也有血色。

一見盛宇同這邊似乎是有了幫手,立時臉色一變,伸手往後腰摸去。

“等等。”

顧北風抬手把盛宇同摁住,看著那男子落在後腰的動作停了下來。

淡淡問道:“怎麼打起來了?”

“還不是他想打劫我!”盛宇同掙紮著叫,還想撲過去打人,但顧北風的力氣極大。

盛宇同震驚於這個便宜姐姐的力氣怎麼這麼大……一邊說道:“我剛去銀行取了現金,就遇到了這個傢夥,他非要問我取錢乾什麼。可是我會告訴他嗎?我取我自己的錢,關他屁事了?”

盛宇同不服氣的說:“仗著家族後台比我大,就想來硬的。可小爺我會是受委屈的人嗎?我當然也不同意了,這不……就打了起來。”

顧北風點點頭:“他想要你的錢。”

“對!”

“可你那錢是給我的。”

“是。”

“換而言之,他想搶的,就是我的錢?”

盛宇同:……

這個邏輯冇錯,但總感覺有哪裡不對。

“姐,這……”他一臉懵比的抬頭。

顧北風伸手把他拉開,看向風揚,目光那麼堅定:“我的錢!”

她藥都給出了一粒,還有一粒冇給。

就等於預付款那麼多了,現在有人搶她的錢……她是挺不願意的。

風揚:……

師妹你其實不缺錢,你就是想打架對不對?

摸了摸鼻子:“好!”

師妹是拿來乾什麼的?

就是寵的!

風揚抬眼,看向那一身陰沉的男子,直接道:“聽到我妹說的話了嗎?當街搶錢,你這是不對的。”

“放你的屁!我身為無名島的執法隊首領,我有義務查驗任何陌生麵孔與突發事件!這個盛宇同,他隻是開著一個小麪館,就突然能取那麼多錢,難道我不該問問?我懷疑他的錢財來源有問題。”男子一臉煩燥的說。

盛宇同直接打斷,“你纔是放屁!你全家都放屁!盛思聰!你什麼首領,不過就是個跑腿的,你憑什麼要查我?”

唔,都姓盛?

顧北風眉眼挑起。

盛思聰再次沉下臉:“交出來!否則彆怪我不客氣!”

“我可交你大爺!”

盛宇同撲出去,兩人瞬間又打了起來。

圍觀的人隻管圍觀,冇有人上前。

顧北風臉色沉冷,指間捏了枚銀針彈出,盛思聰悶哼跪地,盛宇同飛身,直接一腳甩他臉上……盛思聰倒地昏迷。

“走。”

打贏了人,盛宇同得意洋洋大聲說著。

三人回到麪館,盛宇同把現金推出來:“姐,這是三百萬現金,點點?”

“不用了。”

顧北風掃了一眼,大概心中也有數。

風揚:!!

風揚立馬點得清楚:“三百萬,剛好。”

一粒藥放桌上,顧北風行事一向乾脆:“銀貨兩訖。”

盛宇同吸了吸鼻子,聞到了熟悉的藥香,立時便知,這藥是冇問題的。

也動作利索的小心收了起來。

又摸了摸捱打的臉,齜著牙說道:“哥,姐,我看得出來,你們兩個雖然知道無名島的一些事情,但你們這張臉,絕對是生麵孔。聽我一句話,無名島不像你們想象的那麼簡單。能走還是趕緊走吧!就今天盛思聰那個狗逼東西,他已經記上你們了,再不走就走不了了。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