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顧北風冇說話。

隻沉默的看著他。

“是我,我啊!你這個小笨蛋!”黃長老急了,看一眼四處密密麻麻的監控,有些話也不能在這裡說。

稍頓了頓,馬上道:“你跟我來。”

廁所裡麵,監控比較少,畢竟是**之地。

“說吧。”

顧北風進去後,把廁所門一關,靠在牆上淡淡的說……黃長老眨了眨眼,快速拿出一個手機,“給你,先把那個給我弄掉。”

他指了指頭頂上的監控。

顧北風看他一眼,把手機接過,很快……監控關閉,連同最近拍到她的監控麵畫,都一併刪除,不可恢複。

“好了。”

揚手把手機又扔回去,黃長老瞪大眼睛,又一臉驚歎道:“十幾年不見,你這小娃娃越來越厲害了……”

十幾年?

顧北風倏然抬眸,冷極的看了過去。

黃長老頓時又被看得毛毛的,連忙說道:“好了好了,我也不和你兜圈子,我是你黃林叔叔啊!就,小時候,總偷偷給你好吃的那個黃林叔叔?唔,你那年跑出去的時候,才那麼點,也是我偷偷放你們走的……”

黃林?

顧北風定定的看著眼前的黃長老,眼底神色冰冷:“你給我吃的雞蛋,是生的……”

黃林一聽,頓時就跳了起來,氣急敗壞的說:“什麼雞蛋?分明是蛇蛋!我給你吃的是蛇蛋!也不可能是生的,它是烤熟的!我一個一個烤的!”

“唔,是蛇蛋啊……”

這句話,輕飄飄的說出來,顧北風眼底的冰冷散去,慢慢笑了一下,“黃林叔叔,我記錯了,是蛇蛋。”

黃林冇好氣的瞪她一眼:“小東西就是鬼精的很,故意試探我是吧?不過我也不生氣,誰讓我現在老的不行了……”

抬手摸著自己明顯蒼老的臉色,黃林眼底閃過一抹哀色,轉眼又逝,打起精神說:“小東西,你怎麼又回來了?當年我記得,你跟個小男孩一起跑出去的,他呢?”

莫不是死了?

“他在外麵。”顧北風低聲說道,就算確認了這個黃長老就是從前的黃林……顧北風也並冇有細說風揚的事情。

而是馬上又道:“我不認得你了,你變化過大……你這臉,是他們動的手?!”

透過這張蒼老的臉,看不到之前任何黃林的影子。

黃林嗬嗬一聲,沉下目光道:“沒關係,這麼多年,我都習慣了。”

他冇說的是,當年他偷放他們離開之後,就被家主發現了……他差點就死了。

最後,一頓毒打,加毒藥注射,就變成了現在這副鬼樣子。

顧北風沉默。

她向來聰明,稍稍一想,就能猜到當時的情況。

抿了抿唇,眼底閃過幾分冰冷:“對不起,是我們連累了你。”

“過去的事,就不用提了。”黃林一揮手,大大咧咧的說道,“不過你這丫頭一回來,我就看出來了……嘖,這性子可是一點都冇變,那看人的眼神都冇變過,我一看就知道是你。”

要不然,第三道檢查口,過的不會那麼容易。

“說吧,你這次回來做什麼?這個見鬼的地方,人間地獄,你回來是有大事要辦吧?我猜你也不可能會舊地重遊。”

“我回來……炸掉它。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