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黑城首領沉默了一下,似乎並不意外武皇的說法。

頓了頓,說道:“希望陛下說話算話!”

他轉身離開。

乾脆利索不帶一絲猶豫。

黑暗中,一雙幽幽的目光盯著黑城首領離開的背影,突然便一聲極輕的笑。

說不出是生氣,還是欣慰。

卡爾看不懂這兩人之間的關係:“武皇陛下,倒是對這個黑城首領諸多縱容。”

武皇轉向了他,聲音再度恢複沉冷,甕聲甕氣:“本皇的事,還輪不到你多嘴。”

卡爾:!!

真想一把捏碎手中酒杯!

你倒是不用我多嘴,你彆跟我合作啊!

杯中紅酒一飲而儘,卡爾站直身體,瀟灑的如同高高在上的貴族王子:“時間不早了,早些休息。”

武皇不語。

他淡淡冷冷的眸光目送卡爾出去。

忽爾喃喃一聲:“黑城,是本皇手中的一把刀啊……”

……

黑色的車子如同沉悶的巨獸,在夜色中劈開一條路,向著起火爆炸的實驗基衝過去。

司機開著車。

車內氣氛壓抑到極致。

黑城首領淺淺沉沉的聲音,緩緩而起:“時隔多年,是她回來了嗎?”

一個“她”,道儘一切。

司機鬆口氣,低低說道:“頭領,武皇陛下的意思,是我們不用插手這次事件了……那麼,武皇陛下是放棄實驗了嗎?”

“他不會放棄。”淺淺沉沉的聲音頓了頓,繼續說道,“一個人,越是怕死,越不會放棄……如果他真的會放棄,那麼就表示,他馬上會得到更好的,比這個實驗更好的。”

可,又能是什麼?

司機:……

當局者迷。

“頭領,你剛剛說……是她回來了?她?會是武皇陛下想要得到的嗎?”

一語驚醒夢中人!

隻因為太過關注,黑城首領心有些亂。

這一提醒,他猛的想到了,頭上遮了眉眼的黑色兜帽,猛一下掀開,厲聲道:“去基地!”

如果真是她,如果真是她……武皇絕不會放過她!

她是09!

她是最完美的實驗品!

而身為黑城首領的他,則是零號實驗品……但是零,冇有09完美。

黑城首領,代號——-零!

零是殘次品,09是最好最完美的實驗品。

……

“江小子,彈藥馬上用儘,我們也該走了吧?”盛梟大聲喊著。

身上幾處受傷,他像是真正的瘋子一樣,根本感覺不到疼!

甚至有可能的話,他想直接滅了這幫龜孫子!

“走!”

江野看一眼時間,鎮靜的說道,“馬上撤!”

轟!

最後幾道火力掩護,江野與盛梟把手中最後的燃燒彈抽出去,然後跳進車裡。

黑色的車輛咆哮著衝出。

爆炸再次響起,火光追著屁股而來,盛梟踩著油門,把車子幾乎開始出音爆的速度!

“啊啊啊啊!衝啊……衝出去!”

江野抬眸,眸底帶著駭極的冷!

掌心的手機“叮”的一聲響,他垂眸,對方終於來了一條資訊:一切準備就續。

江野抿唇,斂起的睫毛遮住眼底的寒冷。

當著盛梟的麵,他給對方發了一條簡短的語音:動手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