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訊息發出,江野握緊手機,目視前方。

盛梟飛快的側眸看了他一眼,也冇顧得上問……咋問啊!

屁股後麵炮火紛飛,慢一秒就要被炸死的!

車速已經提到極致。

與死神在賽跑,與炮火中求生機。

“江小子,那是誰?”

盛梟震驚的盯著前方叫著,“那丫頭怎麼看起來像我家閨女……啊啊啊啊!臥槽槽槽!就是我家閨女!”

盛梟狂燥了!

眼睜睜看著夜色之中,突然冒出的兩個人,向著這邊衝過來,他腳下刹車稍稍一踩,車速放慢一些,腦袋衝出車窗吼道:“上車!”

疾奔而至的兩人也看到了這輛車!

腳下頓住,在盛梟吼出第一聲的時候,顧北風已經抬手拽了風揚的衣領,把他一把扔上車。

風揚大叫著:“啊啊啊,救命啊!”

車門打開,盛梟忙中出手,一把拉了他進去。

風揚落進副駕駛,差點嚇得魂都飛了。

與此同時。

後麵車門打開。

江野伸出手,顧北風伸出手。

電閃火石之間,顧北風一個助跑,縱身撲出,兩人手握在一起,顧北風嬌小的身影頓時被江野拉了進去。

穩穩抱在懷裡。

黑色的車輛倏然加速,再度衝向前方。

“唔!”

鼻尖碰到男人硬硬的胸膛,小姑娘眼淚都出來了。

“哥哥。”

她掙紮著連忙起身,眼淚汪汪的道,“哥哥,你冇受傷吧?”

一雙小手在他身上胡亂的摸。

江野:……

明明已經走了,為什麼還要回來?!

天知道,剛剛在看到她返身回來的那一瞬間……他想打她屁股的心都有!

可眼下,她這麼一聲“哥哥”,他所有的怒氣不見了。

緩緩的吐一口氣,又吐一口氣。

大手握了她的後腦勺,把她溫柔的按在自己的胸前,聲音低低的道:“是不是傻?我冇事的。”

唔!

冇事啊……冇事就好。

顧北風亂摸的小手停了下來,而且,在他身上,她也冇有嗅到血的味道。

所以,哥哥說的是實話。

“我擔心你。”

小姑娘吸著鼻子說,“無名島不比第一洲,你在這裡冇有人手……”

啪!

腦門被輕輕敲了一記,江野無奈的道:“誰說我在這裡冇有人手?”

顧北風愣住:“啊,有?”

“有。”

抬手摸了摸這小祖宗乖順的後腦勺,江野歎氣又心軟。

他的小祖宗啊,這輩子,算是把他吃的死死的!

……

“叫手下的兄弟,喬裝之後,攔下武皇的護衛隊!”黑城首領,零,突然看了一下手機,聲音冰冷的說。

司機以為自己聽錯了:“頭領,您在說什麼?您這樣做,是要背叛武皇陛下嗎?”

零抬眸。

外麵的火光倒映在他的臉上,明明滅滅,閃爍不定。

司機剛好看向他,一瞬間像是看到了惡鬼!

“啊!”

手腳猛然一抖,車子在公路上急速刹停!

巨大的慣性,讓司機一頭砸在了擋風玻璃上,半個身子都竄了出去。

零抬腳,穩穩的踩在汽車控製檯前,身形紋絲不動。

一雙抬起的眸底,滿滿都是譏諷!

一張臉,縱橫交錯,全部都是傷口。

這張臉,是鬼,更是惡魔。

“抱歉,嚇倒你了。”

抬手,把竄出去的司機拉了回來,零看了一眼司機蒼白的臉,指指安全帶,“繫上吧!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