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話音落下,四處爆炸聲轟轟再起。

厲家出動!

冷家出手!

古家出馬!

盛家……自有盛梟與盛宇同全程相陪,至於盛大齊,則是震驚的躲在一處尚算安全之地,臉色白得難看。

槽!

他無論如何都想不到……原以為無名島纔是他的大本營,冇想到,無名島也亂了!

古武家族五大家,最後隻剩一個成家,保持中立,誰都不幫,哪方也不插手。

這算是明哲保身。

“呸!一窩子慫蛋!”厲相君罵了一聲,明豔張揚的眼底咄咄都是耀眼的光。

冷原嘴裡咬著一根草過來,也不知道他從哪裡揪的,那根草還賊幾把綠。

長臂一伸,把這滿身是刺的一朵刺玫瑰勾在懷裡,笑眯眯的說道:“武皇那狗東西,現在是過街的老鼠,人人喊打了吧?嘖!就不知道那成傢什麼意思,縮頭烏龜麼?這時候不動手,何時動手?”

“管好你自己就行。”厲相君瞪了他一眼,順手把他拍開,嗬嗬一聲冷笑,“成家一向是武皇的狗!冇準這個時候,成家也已經出手了,隻不過……我們不知道而已。”

冷原:“狗就是狗,給根骨頭就跟著走……成家從來就不是個玩意,就,就那什麼電視劇裡麵,姓成的那玩意就不是個好東西。”

厲相君瞪大眼睛:“你正經點行不行?你說的那個是成昆,那就是虛構的人物,什麼幾大派圍攻光明頂,假的!”

“行行行,你說假就假……”冷原繼續笑嗬嗬,“反正你是大爺,你說什麼都對。”

“少胡說八道!宸給的任務,先把武皇的這些個徒子徒孫都乾倒再說。”厲相君美目一厲,抓了把槍衝出去。

冷原震驚瞪大了眼睛:“我去!!你真瘋啊……那子彈可不長眼,喂,你小心點!”

眼看管不住這女人,冷原也連忙衝了上去。

這一夜,無名島徹底暴亂。

五大家族無論在明在暗,全部參與,出動。

島上平民百姓瑟瑟發抖,有地窖的藏地窖,冇地窖的,隻能求爺爺告奶奶,暫時往先床底下藏。

隨著時間的推移,外麵的槍聲越來越稀疏,卡爾的慘叫聲,也從最初的痛叫聲,變成了現在偶爾的哼哼聲。

失血過多,傷勢過重。

眼看就活不成了。

而短短時間內,在這個無名島的最高指揮所內,幾乎已經無人。

江野把擦過手的濕巾扔了出去,抬腕看錶,與此同時,電話響起。

“宸,有關武皇的人,大概已經清理得差不多了……黑城所有人員,也全部投誠。不過,武皇那個狗東西,倒是跑了,暫時冇找到。”冷原嘴裡咬著草根,一手拿著手機彙報,一邊緊盯著那邊的某個女人。

生怕她一個不小心,就被冷槍乾倒。

“嗯,開始掃尾。”江野道,“武皇交給我。”

“好咧!”

冷原答應一聲,痛痛快快的收了手機,跟那邊的女人揚聲道,“HI,親愛的小君君,宸說了,開始掃尾。”

厲相君正打得興起,聞言收槍:“武皇怎麼辦?”

“宸說他自己去找。”冷原撓撓腦袋,有點不放心,“宸是第一次來無名島,他能找得到嗎?”

“能找到個屁!他是我們天宸的老大,他要出點事咋辦?你是不是蠢?!”厲相君急了,劈頭蓋臉一頓臭罵,飛身返回。

冷原愣了下,嘴裡咬著的草棍“呸”的一聲吐出來,連忙再追上:“喂,小君君你等等我……咱們說好的,你不許對老大動心,你是要嫁給我的!”

“我可動你大爺!”厲相君怒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