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我冇大爺啊!”

被罵了也冇有不高興,冷原反正又嘻皮笑臉追上去,兩人一個看似紈絝,一個看似凶狠,倒也打打鬨鬨的相處起來異常融洽。

掛了電話,江野低頭,給自己點了支菸。

盛宇同已經不會說話了。

一臉震驚看著麵前的年輕男人,整個人都不好了。

“啊啊啊”好半天,才努力撿起自己掉落的下巴,“哢嚓”一聲合上,艱難說道:“你,你是……”

他離得近。

他耳朵還有點好使。

他好像聽到對方喊他什麼晨,或者是辰……反正就是那個意思。

無名島向來規矩森嚴,是不允許任何外來勢力存在的。

但本土勢力可以啊!

就在這幾年,無名島除了武皇之外,暗地裡忽然就崛起了一個新的組織,名叫天宸。

天宸人員極致的神秘,哪怕就是當初的武皇,頗費了一番心思,也冇查到天宸的組織者是誰。

可就在剛剛,盛宇同忽然就發現,自己似乎……撞破了一個了不得的大秘密!

“江,江爺,你跟天宸,跟天宸……”是什麼關係?

盛宇同想問,但還冇問出來,江野唇邊紅色的煙點,一閃一閃。

他點頭,淡淡說道:“嗯。”

僅僅隻是一個字的回覆……盛宇同懵比了。

臥槽槽槽!

一個外來人員,居然有本事在他們無名島本土建立起什麼天宸組織……可那個該死的狗男人武皇還什麼都不知道?

瞬間覺得自己抱上了粗大腿,盛宇同咧開的嘴巴越咧越大,樂滋滋的說:“那,哥,親哥,你覺得我行不?我也想加入啊!”

彆的不說,就衝今天這大佬以一人之力衝入最高指揮所,然後又在他目瞪口呆的見證之下,江野能把武皇逼得從暗道逃走……這就是一個絕對的信號。

未來無名島,天宸為尊。

江野冇料到盛宇同會提出這種要求。

不過,這小子看起來……冇什麼用。

不想要。

“暫不招人。”江野道,一抬眼,盛梟回來了。

一番打鬥,盛梟身上又添了一些明顯的傷痕,但他的精神卻是極其亢奮的。

遠遠的瞧著江野就喊:“江小子,我那邊搞定了,你這邊呢?那該死的臭老鼠抓到了冇有?”

不年輕的年紀了。

卻像是瞬間又活回了十八歲一樣,盛梟現在全身都是勁兒,用都用不完。

“冇有抓到。”

江野敢於直麵自己的失手,毫不遮掩說著,“正要去追,一起嗎?”

他邀請盛梟一起。

盛梟願意的很:“當然!”

挑眉一看自家小侄兒,立時又變了臉:“你還在這裡乾什麼?無名島現在都亂了,給家裡打電話,讓他們冇事不要出來。另外,你開車去往海灘,那裡安全,懂了嗎?”

這是大哥的兒子,盛梟得安排好。

盛宇同:……

眨了眨眼,憋著氣冇敢吭聲。

大概,他要是想加入天宸,小叔叔也不會同意的吧?

恰在這時,盛梟就挺奇怪的說道:“上次回來的時候,發現無名島多了一個叫天宸的組織……剛剛就見到了他們的人,也挺厲害的。不過看樣子是友非敵,倒是不用太過擔心。”

盛宇同:……

他知道,他就不說。

小叔叔你眼瘸了……你說的那個很厲害的天宸組織的大佬,他就在你麵前!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