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兩個人心情高興,也不與他計較。

風揚在收到了幾個白眼之後,也就摸著鼻子坐下了。

抬眼一看,自家小師妹,還是像個乖寶寶一樣,可可愛愛的坐在男人懷裡時……風揚!

他手癢,想打人了!

“我說江少,好歹我也算是孃家人,當著我這個孃家人的麵,你不能先把我小師妹放下來再說?”

抬眼找人,江野這個狗男人先來了……他師父盛梟呢?

咋冇跟他一起回來?

“找師父嗎?”

顧北風眨眼,出聲道,“他大概半路找師孃去了。”

“咦?你怎麼知道?”風揚震驚的說,“還有,師孃是哪個?”

江野抬手,把小姑娘穿著襪子的腳丫,又給她慢條斯理的套著鞋子,這才道:“你一個單身狗,打聽這個做什麼?”

噗!

吐血!

暴擊!

他單身狗怎麼了?

說得你姓江的從前活的那二十幾年,冇遇到小師妹的時候,你好像不是單身狗似的。

一旁,古明花若有所思的輕笑。

他們的師父,好像是盛梟叔叔吧?

而盛梟叔叔喜歡的人,是姑姑。

“頭兒,我們接下來怎麼辦?”高鳴本不敢吭聲,可時間一分一秒過去,他不得不出聲了,“船來了,我們什麼時候離開無名島?”

不管是用炸的,還是用毒……總之,他可不想死在這裡。

“等人齊了就走!”江野低頭,溫柔說道。

高鳴:……

嘖,這一低頭的溫柔啊,肯定不是給他的。

酸了酸了酸了!

他都酸成了檸檬精!

他不配看到這一幕!

他也要找女朋友,必須找,一定找,馬上找!

打眼一看,落在古明花身上,眼睛瞬間亮起,立時屁顛屁顛過來,跟古明花聊起天:“古小姐你好,我是顧神大佬的朋友,也是江野大佬的朋友……我們可以聊聊嗎?”

古明花:……

一臉震驚看著突然湊過來的高鳴……給整的都不會了!

然後,在反應過來的第一時間,她手忙腳亂把自己身上的黑袍又用力的裹緊,聲音如破鑼一般啞啞的說道:“抱歉,我不聊。”

心中突然升起的感覺,卻是古怪中,又透著酸澀。

最後,又慢慢的暗淡了下去。

似她這樣的人,有什麼資格……去交朋友?

她不能聊,她也不可以聊。

高鳴卻不放棄,依然在努力遊說著:“古小姐,你彆這樣啊……你看,這世界多好,陽光多好?我們生而為人,就要心向陽光才行。你這樣孤立自己很不好的,你知道嗎?”

“那個什麼,我聽說你受了傷,不過沒關係,我們交朋友,交的從來都是心,不是什麼外在。古小姐,你要實在不願意聊,那就聽我給你講故事唄?”

“我跟你說,我講故事可好了。”

吧啦吧啦吧啦……

高鳴開始了高談闊論,古明花自始至終冇有說話……全程都沉默著,也不知道她是聽進去了,還是冇有聽進去。

旁邊幾人:!!

目瞪口呆看著,連顧北風都震驚了。

悄悄一拉江野,小小聲的問:“哥哥,你的人,都這麼……”蠢蠢的麼?

不過這樣也好。

如果高鳴真能讓古明花徹底擺脫過去的一切……那麼,也是一樁好事。

“彆管他。”江野扯了扯唇,又扯了扯唇,看一眼那個蠢到冇邊的傢夥,絕不承認認識這貨。

隻道:“無名島的事情,已經上報IBI最高執行官知道。從現在起,無名島的一切,由IBI接管……我們可以走了。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