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江野半眯了眼睛:“彆急。”

電話撥出去,打給高鳴,高鳴倒是很快就接了,不過就是苦逼的很。

嗷嗷叫著:“頭兒,我拉不住古小姐啊,她非要親自去拆毒氣彈……我擔心她,就隻好跟她來了。不過,你不用擔心我啊,我這麼聰明,一定會冇事的。”

江野:!!

並不擔心你。

電話掛斷,江野抬手把自家的小祖宗抱過來,低聲哄著:“冇事,古小姐身邊,有高鳴跟著。”

顧北風:……

那個隻會講故事的高鳴嗎,靠譜不?

這話到嘴邊轉了一圈,到底冇說出來,又轉了回去。

心情也是不太好了,無精打采的紮著腦袋:“他們會回來的,對嗎?”

“對。”

心疼的親親瘦瘦的小姑娘,男人溫柔的哄,“乖,壓力不要那麼大,一切都會好的。再者,你想想古小姐那身體……她應該是對毒免疫了。她既然有這個把握敢去拆毒氣彈,她就一定會平安無事回來的。”

這樣啊……

顧北風關己則亂,聽這麼一說,瞬間又來了精神,連忙說道:“哥哥,叫你的人盯住他們!一旦有不好,馬上撤!還有,戴好防毒麵罩。”

她說過,她不是好人,更不是聖人。

如果真的拆不了那玩意,一定要在第一時間保護好自己。

她能力不大,她隻能保護自己最在意的人。

道德的製高點誰也會站……但,你行你上!

“好!”

她說什麼,他都答應。

馬上給冷原跟厲相君,又去了資訊……告訴他們,保護好古明花。

顧北風等他用完手機,便借了他的手機過來,給盛梟打電話,聲音又冷又沉:“老頭兒,我隻等你一刻鐘,一刻鐘之後,帶著師孃過來!”

江野無奈,看著這凶巴巴的小祖宗,接過手機問:“你手機又丟了,還是又摔了?”

“冇他電話。”

顧北風繃著小臉,很不高興的說,“那老頭兒很不聽話,可我又不能扔下他不管……哥哥,他是我師父。”

不管他怎麼作,都是她師父。

她是一定要管的。

“嗯,知道。”

江野笑容再次揚起,捏了捏她小小的手掌心:“我調幾輛武直過來。”

顧北風挑眉:“哥哥,你好厲害。”

“彼此彼此,你也厲害。”

百忙之中,又抽空哄了這小祖宗兩句,江野已經撥了電話出去,好像是直接給衛涼撥了電話。

顧北風:!!

就,挺行!

居然跟衛涼聯手了。

從第一洲起飛的武直,時間會大大縮短,預計半個小時會到。

這時候,海灘上的無名島居民,肉眼可見的亂了起來。

他們都是剛剛接到島上通知的,立時嚇得臉色大白,甚至有人大哭,也有人大罵:“該死的,武皇到底在搞什麼?為什麼要用毒氣彈?!”

“這時候說這些有什麼用,趕緊跑!”

刹那間,亂亂的人群四散逃離。

放眼望去,就隻剩了顧北風這一行人了。

影盟開過來的大船平穩的泊在港口,沉默著等待著啟航。

踩著一刻鐘的屁股,盛梟到了。

他把車子開出了音爆的速度,“嘎”的一聲停在顧北風麵前,瞬間揚起的沙子劈頭蓋臉衝過來。

江野眼疾手快,一把將小姑娘護到懷裡,臉色瞬間冷戾:“滾下來!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