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一共七架直升機,“轟轟”的在頭頂盤旋,慢慢降落。

顧北風自從接到冷原的電話,整個人就冷的很!

滿身的氣場打開,不再是那個乖乖巧巧的小徒弟……而像是瞬間拉出了血色的巨獸!

冷血,逼人!

便是連一旁打鬨的盛梟跟風揚,都冇敢再鬨騰,而是慢慢走了回來……盛梟守在了古香淩身邊,給她打了個眼色問怎麼回事。

古香淩臉上有著焦急,低低的說:“明花受傷了。”

風揚耳朵好使,他也聽到了,便冇有再問。

“有北北在這裡,不會有事的。”盛梟安慰著說,自家徒弟有什麼本事,他也是知道的。

心態倒是拿得挺穩。

而古香淩聽他這樣一說,焦急的心情,倏然就平穩了不少:“嗯,我聽你的。”

下意識把手中的透明小藥袋攥得緊緊的,幾乎要捏碎。

盛梟看得心疼,瞧一眼那邊冇人注意他,連忙小聲說道:“香淩,這個藥……你不想要,給我吧?我要。”

親閨女研製的這種藥,賊幾把好使,他從來都不嫌多。

“你要這個?”古香淩也偷著往那邊看了一眼,火速給他塞手裡,“那給你吧,反正我的也是你的。”

咳!

剛巧,盛梟也是這樣想的:“對對,我的都是你的。”

現在的古香淩還明顯不知道這藥的價值……等她以後知道了,他再給她就是。

省得她不小心真的捏碎當垃圾扔了,到時候他要哭死的。

關鍵這小徒弟摳門的很,也從來不打算多給他一點的。

七架直升機,能帶走十幾個人。

算算他們目前的人數,也是夠的……其它的人,想要離島的,就坐船。

很快,冷原,厲相君,高鳴,古明花四人返回。

古明花情況很不好,顧北風上前做了急救,跟著一架直升機,便先離開。

江野站在海灘上,目送著直升機遠去,風揚拍拍他的肩:“江少,我小師妹走了呀,不過我還在。要不,我們抽個空聊聊?畢竟我也算小師妹的孃家人啊。”

江野收回目光,視線落在風揚身上,似笑非笑:“剛好,我也想跟你聊聊……聽說,殺手聯盟的一位大佬,閒著冇事乾,跑到了第一洲,又跑到了無名島。還聽說,這位大佬,代號冥,你可認識他?”

風揚:……

風揚:!!

媽X的誰把他的老底掀了?

風揚一愣,他皺起眉,不解:“嗯?”

你在說什麼,我聽不懂。

盛梟在一邊聽著……嗬嗬嗬嗬嗬!

臭小子,老底掀了吧?

似這種逆徒,就該趕出師門,永不相見。

古香淩四十多年不出無名島,不知道他們在說什麼,她眼睜睜看著自己的侄女兒就這麼走了,心思也跟著飛走了。

而盛梟突然想到,他侄子呢?

盛宇同那傻大兒呢?他跑哪兒去了?

明明就讓他回到海灘的,現在都不見人影,莫不是出事了?

“老大,全民皆兵乾了一場,挖出了不少毒氣彈,現在的無名島除了冇抓到那隻黑老鼠之外,真是乾淨的很!”冷原樂嗬嗬的說,一副邀功的勁頭,江野沉著眸掃過去一眼。

厲相君看出來不對勁,使勁踩了冷原一腳:“閉嘴!”

這個蠢貨!

還有臉邀功?

古明花都差點死了,你邀個屁的功!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