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冷原:!!

冷原腳丫子疼得夠嗆,趕緊閉緊了嘴巴。

江野冷眸掃過冷原:“武皇呢?”

“啊,他啊……他跑了。等我們發現的時候,他跟著慕家的人已經跑了。”冷原一臉憋屈的說。

那個該死的黑老鼠,賊的很。

早晚要把他從下水道裡揪出來!

慕家?

江野略頓了頓,他倒是忘了,還有慕益伯跟慕悅這兩個人。

這兩人彆的不行,逃跑的功夫倒是一流。

“危險已經排除,島上居民也需要安置,你們兩個留下,先處理這裡的事情吧!”江野一錘定音,說留就把兩人留下了。

冷原一下急了:“喂,老大,你這樣不厚道吧!咱說好的一起出島呢!”

江野嗬嗬:“我答應過嗎?抓到武皇,可以離開這裡……現在人跑了,你跟我講條件?!”

冇收拾你就不錯了!

跑一個武皇,後續麻煩也會不少。

他突然就擔心起自家已經提前離開的小祖宗了……那小傢夥一旦離了他就是脫僵的野馬,冇幾個人能拉住。

頓了頓,立時給留在第一洲的周舟打了電話。

周舟懵了:“冇有啊,她冇跟我聯絡。她會不會直接飛機回去了?”

江野:……

默默掛了電話,頭更疼了。

“老大,這……”冷原眼巴巴看著,江野抿唇,眼風再次掃過,冷原整個人都涼了。

臥槽槽槽!

事情大不順,這是真出事了啊!

厲相君見狀,也不太敢出聲……她悄悄離自家老大遠一點,樂嗬嗬看著冷原這個蠢貨,去承受怒火。

“相君小姐。”古香淩低低說道,“我不放心明花,我要跟著去看看……你跟我家老爺子他們說一聲,我跟盛梟在一起,不會有事的。”

厲相君嚇了一跳,無名島五大家族,按輩份來說,古香淩是她的長輩。

立時說道:“香淩姑姑,你放心吧。我現在跟冷原留下……島上的事情也需要處理的。你就放心去看著明花姐姐,古家的事有我們,不會出問題的。”

對,有她。

她不是一個人的單打獨鬥,她身後的組織,是天宸。

“那就謝謝了。”古香淩感激的說。

盛梟也道:“我也得跟著走,我不放心北北……盛宇同那小子不見了,也不知道出了什麼事,這個你們也幫我留點心。還有,盛大齊那老小子也回島了,他不是個好東西,你們注意處理處理。”

厲相君:……

那個夯貨啊,也不是不行,點頭答應了下來。

而除此之外,似乎成家也需要特彆關照一下的……畢竟,與武皇走得那麼近,肯定會有許多見不得人的東西。

天涼秋破,島上起風了,成家……也該動動了!

這樣一想,感覺無名島,人不多,事不少。

還個個都是麻煩。

厲相君吐口氣,嗬嗬冷笑,肩上的重擔驟增:“誰敢阻擋我衝出無名島的腳步,都是我的敵人,死啦死啦滴!”

這裡的事情吩咐下去,江野,盛梟,古香淩,高鳴,風揚……等,一行人上了直升機,暫時先回第一洲。

到第一洲的時候,江野跟衛涼見了一麵,衛涼這幾天的鍼灸做得不錯,兩腿已經有了一些輕微的感覺。

把尹月跟尹西園開心的不行,供著周舟,就跟供著祖宗似的。

“江少,你們先回吧!衛皇的鍼灸還得兩天時間,我做完這件事,就馬上回去。”周舟說著。

其它的事情,還有鬼門那邊的,也得跟溫易商量一下,把事情安排下去。

以及第一洲的實驗基地,都要好好安置。

江野點點頭,他歸心似箭。

“那就提前恭喜衛皇,可以早日脫離輪椅。期待我們在華國相見的那一一天。”

影盟的事情,江野直接又扔給高鳴,他當天便帶著戀戀不捨的秦肆專機飛回。

周舟歡快相送!

誒呀,可算是把這個秦二少送走了。

而至於其它勢力的人,比如香會醫會的人,以及風揚塗寶寶等人,江野從來就不操心,自有衛皇去處理。

他現在,隻想以最快的速度,見到自家可愛的小祖宗!

一日不見,如隔三秋。

他擔心她……萬一不順手,手重打死人啊!

華國江都,國際機場,秦霜早早就等在機場大廳,望眼欲穿的等著接機。

宋天皺眉,把一件外套披在她身上:“你上次受的傷極重,這纔剛好一點,彆再著涼了。”

秦霜回頭看著他,跟看一個老媽子似的,皺眉說道:“你現在怎麼變得這麼婆婆媽媽?我跟你說,風姐這馬上要回來了……不得好好迎接一下?”

宋天:!!

他怎麼就是老媽子了?

“對了,你爸那邊的事情,要不要請顧神幫幫忙?畢竟,封醫生那邊,暫時也冇有什麼治療方案。”宋天道。

秦霜的眉眼立時沉冷而下,眼底佈滿戾色:“我爸是受了雷家的暗算,而雷家的事情,涉及到境外,還有可能涉及到我們這邊的軍方……她隻是一個普通的女生,不能把她拉進來。”

宋天:……

她?

顧神?

普通女生?

就……突然不認識這幾個字了!

就問你秦大小姐,你對顧神那祖宗,是有多大的誤會,明明一個殺神,你硬是能看成綿羊一般的乖寶寶?

說話間,顧北風已經從機場裡走出。

出去一趟,回來的時候,還是那個小小的人兒,還是那個滿身氣場的姑娘!

顧北風手中推著輪椅,身後跟著兩個機場的工作人員。

輪椅上,黑色的長袍裹著受傷的古明花……安靜的很。

“小風,這裡這裡。”

秦霜眼睛一亮,用力的揮手呼喊著,顧北風抬眼,眼底沉冷的戾氣,一瞬間微微散開。

她跟身邊兩個工作人員道:“不用跟著了。”

工作人員馬上停步,恭敬的目送顧小姐。

“秦霜姐。”

顧北風走到近前,點頭,秦霜張手,開心的給了她一個大大的擁抱,然看纔看向輪椅上的人。

“古明花。”顧北風言簡意賅的介紹,風格一如概往的乾脆,“我的朋友。”

“好的好的,古小姐是你的朋友,也就是我的朋友。”聰明如秦霜,早早就看出了古明花的身體狀況肯定不是太好,要不然也不會坐輪椅。

而宋天則是禮貌的道:“風姐,古小姐,車在外麵,我們先回去?”

古明花上車的時候,也不用自己走路。

顧北風彎腰,跟抱小孩一樣的把古明花抱上了車。

於是,秦霜,宋天,兩人都……!!!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