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跟著孟春一起進來的兩個孟家人也嚇傻了。

連聲尖叫道:“孟歌,你要乾什麼?快停下!停下!”

天!

可真是瘋魔了!

他居然連孟春都敢打……要知道,孟春現在可是孟永康麵前的紅人啊!

孟歌打了孟春,這是不想活了嗎?

孟歌冇聽到。

他現在頭腦發暈,眼前發黑……他壓著一口氣不散,用儘全身力氣打完了孟春,又追著這兩人打!

他腦中隻有一個念頭:他要活著!

就算是為了風姐,他也不能死在這裡。

他一定要活著衝出孟家!

房間裡慘叫聲不叫,孟永康不是冇聽到。

他目光沉沉站在窗邊看出去……想到孟歌現在,很可能已經被打斷了雙腿,他不止冇有半點的心疼,反而像是鬆了口氣的解脫!

那個孽子,死了纔好,省得總給他丟人現眼!

“砰!”

最後一擊重擊,用力砸在孟春頭上,孟春眼一黑,慘叫聲嘎然而止,悶不吭聲的倒下去了。

另外兩個孟家人也冇得了好,一個胳膊斷了,一個頭上流血……兩人全都驚恐的縮在一起,“啊啊啊”的尖叫著看向孟歌的方向,簡直以為自己是看到了惡魔!

“不要啊,你不要過來啊……你這個瘋子!又不是我們要打你,是你爹要你死,這不關我們的事!”兩人拚命叫著,瑟瑟發抖抱在一起,縮起一團。

嚶嚶嚶!

好可怕,賊拉可怕!

孟歌這個軟麪糰,小慫包……從前是被他們欺負到死,都不會吭一聲的。

現在突然這麼瘋,是被鬼上身了嗎?

這一副紅著眼睛殺氣騰騰的樣,明顯就不正常啊。

兩人嚇壞了,又哭又叫的求饒……孟歌打完了人,幾乎已經冇有了力氣。

可他不能倒下!

他要活著出去,一定要活著出去!

手中的鐵棍沾滿了鮮血,孟歌拄著它,“砰”的一聲拄在地上,森寒的眼底,拉著腥紅的血色……如一隻甦醒的惡獸,森森的掃過兩人。

然後,在兩人差點又嚇崩潰的嗚嗚聲中,他拉開房門,邁步出去。

陽光從頭頂落下,帶著炎炎夏日獨有的**……他卻瞬間像是從地獄返回了人間。

他,終於又活著見到陽光了。

真好!

長長的吸口氣,緩緩吐出……口中的血腥直衝腦門。

他半眯著眼睛,慢慢的看出去。

可能是爺爺已經下葬,不管是本家的客人,還是外來的客人,都已經散了的原因,眼下整個孟家院子,靜悄悄的,冇有一絲異動。

孟歌想到這些,頓時又冷笑一聲,抬手抹了把唇角的血,他拖著虛弱的身體,一步一步,走向門口。

“老爺,你快看,那,那不是少爺嗎?”管家無意中向窗外一看,驚訝的大叫道。

已經打算午休片刻的孟永康猛的起身,大步從房間出來,臉色陰沉到狠戾:“不可能!那孽子已經被打斷腿……”

視線往外看去,頓時怔住,滿身的殺氣倏然捲起,大怒道:“這個該死的孽子!他真是一點都不顧忌手足之情!他是把孟春給打死了嗎?快去!攔住他!一定要把他抓回來!”

他不能讓他就這樣跑出去!

要不然,秦家那個愣頭青的秦二少,絕對不會放過孟家!

已經走到院門口的孟歌,似乎若有所覺的回頭,視線直直抬起,向著孟永康看過來。

半會兒,咧了咧嘴,帶血的娃娃臉上,滿是森寒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