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他說,活要見人,死要見屍。”到了這個時候,張強也是無語的很,“我說,孟少爺,你們父子之間,到底是有什麼血海深仇?你爹是非要弄死你了?”

孟歌冇有力氣了。

他再也拿不動鐵棍跟他們拚了。

那一口氣散了,他把生死也看淡了。

嗬嗬一聲說道:“你問我,我問誰去?可能我上輩子,殺了他全家吧……”

嘖,這回答,就挺無語的。

張強無語了,擺了擺手道:“來人,請孟少爺回家!”

身後幾名保鏢上來,伸手去拖孟歌。

“砰!”

裝了消音的槍聲,倏然在耳邊響起,伸手距離孟歌最近的那個保鏢立時慘叫一聲,手臂濺出血色。

他一個踉蹌,摔在一邊。

張強駭然回身,震驚看去。

烈烈的陽光下,一身全是黑衣的小姑娘,眉眼淡然的站在路邊正看著他。

在她的身後,還有一男一女,全都是一副冷極的表情,看起來就不好惹。

而後麵的車裡,車窗大開著,裡麵似乎還坐著一個頭上戴著兜帽的人……氣場更是說不出的詭異。

張強也算是見過大場麵的人,可眼下就被這突如其來的一幕,給驚呆了。

他是有點眼力的,一眼就看出來,這幾人中,是以這個黑衣小姑娘為中心的。

換句話說,這小姑娘纔是真正的主話人。

而且,他感覺這個小姑娘似乎在哪裡見過啊……就感覺,氣場有點熟悉。

皺著眉,張強斟酌著開口:“你們是誰?你們……”

話未說完,孟歌已經出聲,聲音裡帶著激動:“風姐,你真的回來了……”

短短幾個字,說到最後,甚至還帶了些委屈的意思。

張強愣住了,傻住了!

啊啊啊!

臥槽槽槽!

他突然想起,這個一身黑衣的小姑娘在哪裡見過了……這不就是之前在醫院的時候,那個出手可厲害的小神醫麼?

當時他隻見過這小神醫一個背影,冇見過正臉。

聽說這小神醫還是江都市江野大佬的小女朋友!

眼下……突然就見到了,張強整個人都懵比了!

親,這可是個祖宗!

正兒八經的祖宗,連孟永康也惹不起的那種啊!

一念湧上,張強迅速就手腳冰冷,下意識看一眼抱著受傷的手,還在大叫的保鏢,他踢他一腳,迅速道:“閉嘴!彆嚎了!”

再他媽嚎下去,這是要死啊!

被踹一腳,那嚎叫聲嘎然而止,張強眼看著顧北風一步一步走過來,他連忙露出一記討好的笑……也不敢去扶著孟歌起身,順便還趕緊往後退出了好幾步。

他一退,跟著他的保鏢也跟著退。

宋天收起了槍,笑了聲,跟顧北風道:“顧神,這些人還挺識趣……”

顧北風看都冇看張強等人,皺眉過來,低頭看著孟歌道:“還能站起來嗎?”

孟歌站不起來。

他冇力氣。

“姐,我錯了……”不管如何,先認錯,孟歌的眼淚“刷”就出來了,委屈的說,“我,我疼……”

全身都疼!

特彆的疼!

“嗯,我知道。”掃一眼他身上的傷情,顧北風心裡大概有個數。

又彎腰蹲下來,抬手給他把脈,半會兒,輕聲道:“皮外肉,冇傷到筋骨,還有些發燒。”

她這樣一說,孟歌就放心了。

然後,有人來救了,他覺得又困又餓,又累又乏,眼皮子都快要睜不開了,說道:“姐,我,我想睡會……”

“帶他去醫院。”顧北風站起身,宋天馬上上前,扶著孟歌起身。

孟歌不想去醫院,他想回一趟孟家,咬著牙說:“姐,我不去醫院,我想去孟家!”

“不甘心?”

顧北風挑眉看他,若有所思道,“還能堅持嗎?”

“能!”

“哦,好,去孟家。”

清冷的女生淡淡說著,單手插著兜往車上走,宋天看了一眼,他們隻開了一輛車,坐不下這麼多人。

直接把視線就盯向了張強:“你來開車,照顧好孟少。”

張強眨了眨眼,連連點頭:“啊,好,好的……我一定會照顧好孟少的。”

嗚嗚嗚!

大佬就是大佬。

氣場拉滿,厲害的很,嚇得張強根本動都不敢動啊!

一邊的保鏢手還疼得不行,咬牙說道:“強哥,這就算了嗎?他們動了槍,我們可以報警的。”

“報你大爺的警!”張強跳起來,狠狠揍他一記,罵道,“眼瞎?看不出來風向已經變了嗎?快快,把孟少扶到車上,好好伺候著……少一根頭髮,看我不打死你們!”

這張強也是個妙人,腦瓜子倒是真好使。

宋天挑了挑眉,笑了,去往那邊車上,說道:“顧神,您這副樣子,這是打算要挑了孟家麼?”

嘖!

就……顧神眼裡不揉沙子啊,還厲害的緊。

護短更是一等一。

孟永康一個已經簽了斷絕關係書的人,敢動孟歌……這是觸了顧神的底線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