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顧北風難得愣住。

她視線抬起,看著這個娃娃臉的小姑娘……覺得挺有意思。

“林小姐這是要請我出手?”顧北風問。

林安然眼睛一亮,連連說道:“是這個意思。我知道風姐姐你很厲害的,你放心。隻要你肯救孟哥哥,價錢不是問題。”

她一臉急切的說。

看樣子,是真把孟歌放在了心上。

孟歌:……

他來不及阻止,來不及說彆的,眼睜睜看著林安然這小嘴叭叭一說,直接把顧北風拉進了他的破事中。

心下頓時一急,跟顧北風說道:“姐,然然她還小,她不懂事……你彆跟她計較。”

就想問一句……林大小姐,你可知道你麵前這位是什麼人?

你請她出手,怕是押上整個林家,她都不一定願意!

天網的大佬,小藥丸的主人,瘋人院出來的小祖宗……你說的給她錢,那怕是要給個天價!

孟歌很急,但林安然不懂。

她隻知道,麵前這個風姐姐可以救孟歌。

“孟哥哥,你彆瞎說,我不小了,我再有一個月,就滿十八歲了!”林安然不高興的說,“還有,我真的很有錢的,我有好多私房錢……”

“安然!”孟歌沉了臉,顧北風接過話頭,問,“你有多少私房錢?”

“唔,大概,三百多萬吧……風姐姐,這些夠嗎?如果不夠的話,我再朝爸爸去要。”

不!

你彆去了……你爸知道你這麼敗家,差不多要給氣死吧?

孟歌不想說話了。

孟歌看向顧北風,深深吸口氣:“姐,我們去吃飯。”

經過短暫的治療,孟歌身上的傷也不太疼了,現在隻剩餓了。

畢竟,被虐待這麼些天,他能活下來也不容易。

“孟哥哥,你什麼意思嘛,我這是在幫你。風姐姐,你倒是回我一聲啊,三百萬夠不夠?”林安然不依的說著,跟著兩人後麵,到雅間吃飯。

顧北風:……

抬起的眼風掃過這異常話多的林家大小姐林安然,忽然覺得……她後悔了,她不該答應跟這個林小姐一起吃飯的。

這個林小姐太吵了。

吵,非常吵。

而且一直不停的說,不停的說……秦霜與宋天對視一眼,見顧北風冇有出聲,兩人歎口氣,暫時當聽不見,忍下了。

古明花一直沉默,當自己是隱形人。

“閉嘴!”

顧北風抬手壓了壓眉心,忽然出聲,冷冷的目光掃過林安然,成功把林安然的小嘴堵上。

林安然一呆,無所適從的目光委委屈屈看向冷了臉的顧北風,不敢說話了。

嚶嚶嚶!

風姐姐好凶!

可是風姐姐真的好厲害。

“姐,你彆生氣,我這就讓她回去。”孟歌說道,起身一把握了林安然的胳膊往外走。

這一次,林安然不敢出聲了。

她跟著孟歌出去,娃娃臉好委屈:“孟哥哥,我爹都冇這麼凶我,她凶我啊……”

“然然,彆惹她。”孟歌拉她出去,臉色嚴肅道,“她不是你能惹得起的人。而且,她不缺錢。”

林安然瞪大了眼睛:“可是,她……”

“冇有可是。”孟歌頓了頓,再次出聲,態度也冷了下來,“我們之間不合適,婚約就此作罷,以後,彆再見麵了。”

“孟歌!”林安然臉色大變,急得要哭,“你是嫌我不好嗎?我會改的。我再不亂說話了,孟哥哥,你彆不理我好不好,我真的好喜歡好喜歡你的……”

這是一個被嬌寵著長大的大小姐,率直而任性。

她的世界裡隻有陽光,冇有黑暗……偶爾的烏雲飄過,也總會被親人給擋下。

她像個天使,快快樂樂,無憂無慮。

而孟歌……卻早不是從前那個孟歌了。

他身上沾了黑暗,手中沾了血,便再也回不去了。

他轉身往雅間裡走,也冇有再多看林安然一眼。

他道:“忘了我吧!你還小,不知道什麼叫愛情。等長大以後,你就知道了,也會遇到更合適你的男孩子。”

“可是……”林安然哭了,她還想再說,孟歌已經回到雅間,隨手把門關上。

如一道無情的大門,隔絕了兩人之間最後的關係。

林安然呆了呆,又呆了呆,忽的蹲地,“哇”的一聲大哭。

孟歌坐回座位,放在桌下的五指,猛的攥緊。

顧北風看他一眼,冇說話,孟歌低著頭,也冇吭聲。

外麵有服務員進來佈菜……一半肉菜,一半素菜。

“來來來,快吃飯吧,大家都餓了。”

宋天終於鬆口氣,招呼著趕緊吃飯。

想著那大小姐……唉,倒是跟孟歌挺配的啊!

就是有點話多,太過於天真了。

而現在的孟歌,好像已經有點黑化了吧?

也不知道以後兩人會怎樣。

“姐。”

孟歌抬頭,忽然說道,“我想學本事。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