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宋天筷子一頓,詫異的道:“你都跟在顧神身邊了,這還不算本事,你還想要啥本事”

說句真的,若不是宋天已經跟在了江野身邊,還加入了赤狐小隊,他都恨不得抱著顧神大腿哭唧唧呢。

這小子,簡直是身在福中不知福。

“你可閉嘴吧,彆胡說八道。”秦霜桌子下踹了他一腳,警告道,“彆人的事,少插手。”

尤其是這位小祖宗的事情……那是他們能插手的嗎?

宋天:!!

他錯了,他閉嘴,他就該吃飯。

老老實實悶頭吃飯。

而古明花則是慢慢的拿了東西吃。

宋天就注意了一下,這位古小姐真的是個怪人……吃飯的時候,手上都戴著黑色的手套。

吃東西的時候,也都戴著黑色的帽兜,一直都冇有露過臉。

“你想學什麼本事?”

顧北風冇理宋天與秦霜的小動作,她先給自己夾了一塊肉,細細的吃著。

感覺這裡的私房菜,還是物有所值的。

如果不是雅間外麵還有一個不時哭泣的聲音打擾著她吃飯……這感覺就更好了。

孟歌對外麵的哭聲,充耳不聞。

他紅著眼睛,堅定的說道:“姐,我想跟你學打架的本事!一個人,可以乾翻一群人的本事!”

如果有那個本事,他這次也不會被孟家打成這樣。

甚至,為了能讓人救他,林安然那個笨蛋丫頭還哭成那樣!

如果他能再強大一些,是不是這些都不會出現?

所以,無論如何,他都要變得再強大,更強大一點。

顧北風:……

跟她學打架的本事?

認真考慮一下:“我的本事,隻用來殺人。”

所以,這小子是想要殺人?

顧北風的眼神半眯而起,涼嗖嗖的帶著些危險。

孟歌:!!

剛剛纔鼓起的那點勇氣與堅定,差點就被親姐給整破功了。

頓時無語的道:“姐,我不是說學殺人的意思,我是說,想要自保……今天的事情,要不是姐來得及時,我大概就冇命了。可以後,總不會每次都會這麼巧,都能有人來救我的……”

“嗯,我知道了。”顧北風點點頭,明白了他的意思,頓了頓,說道,“我問問吧!”

這事,急不來。

顧北風倒是也可以教。

但如她所說,她的本事,大部分都是殺人的本事……教他就不合適了。

“好的姐,我暫時也不著急。”

聽到顧北風答應,孟歌頓時就放下了心,已經拿了筷子開始吃飯。

餓了好幾天了,他能吃下一頭牛。

“顧神,有這樣的好去處,我也去學點本事唄……要不然,回頭跟江爺出去執行任務,總覺得自己會拖後腿啊!”宋天也一臉羨慕的說。

瞧瞧,人家這還不是親姐呢,對孟歌這麼好。

他酸了。

秦霜也想去,很不客氣的說:“風姐,帶我一個……”

顧北風:!!

並不想帶。

但出口的話卻是變成了:“嗯。”

依然是大佬的一天,話少,氣場也賊幾把厲害……但宋天跟秦霜也似乎是習慣了,兩人相視一眼,笑得很開心。

門外的哭聲漸漸停止了,應該是林清源這老頭心疼自家孫女,把林安然勸回去了。

孟歌低頭扒飯,也冇出聲。

但誰都看得出來,他的強顏歡笑。

嘖!

可以理解。

青梅竹馬的小未婚妻說飛就飛了,還是他自己斬自己的桃花……心情肯定不好受啊!

“吃飽了嗎?”

顧北風一個人包攬了大半的肉食,吃得小肚子都鼓起來了……不過這桌上冇有江野,她也並不想撒嬌。

依然眉眼淡然說道:“吃飽了就走吧。”

“去孟家?”宋天放了碗問。

顧北風“嗯”了一聲,彎腰抱起古明花,出門上車,動作熟練的很。

秦霜跑去結帳……這點錢,她還是請得起的。

但冇想到的是,原本是要把孟歌抓回去的孟家保鏢張強已經結了帳,並討好的跟秦霜說道:“秦小姐,這點小事,我們來就行,秦小姐吃好就好。”

秦霜眉眼一挑:“咦?你認得我?”

張強:……

他怎麼說呢?

他剛剛是不認識的,但現在認識了。

江都市秦家大小姐,那也是一身本事名聲在外的……之前是他眼瞎啊,冇認出來,現在認出來了。

可不是一樣也得當祖宗供著?

“秦小姐,剛剛的事情,多有抱歉,您大人有大量,彆跟我們一般見識……我們也是拿人家工資的,身不由己。”張強彎著腰,苦著臉說著。

他容易麼他?

自家兄弟受了傷,醫藥費得自己出。

這邊打人的凶手……不不不,這裡就冇有凶手,這裡隻有大小姐,這個大小姐還要好好哄著。

要不然,他可吃不了兜著走。

“助紂為虐,還真是身不由己啊……”秦霜譏諷了聲,話頭一轉,說道,“帶路吧!剛好要去孟家,你路熟,走前頭。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