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三點半,顧北風急匆匆忙完手頭的事情,從書房出來,就是一愣:“人呢?都走了?”

“好像是臨時有緊急任務,召喚走了。”孟歌這會兒終於放鬆了下來。

雙腿搭著茶幾,手裡拿著雜誌在看。

看的也不是什麼……簡單雜誌。

冷門的武器知識,一般人看了頭疼,他看得津津有味。

顧北風也冇理他,去廚房拉開冰箱看了一眼,一排酸奶擺得整整齊齊的,應該是剛買的。

她下意識伸出手去……突然又想到江野那張臉,手跟著拐了個彎,把一邊放著的現榨果汁端出來。

“風姐,你看這個地方……這樣組裝的話,總感覺有點問題,還有這個零件,瞧起來也有點問題。”孟歌指著雜誌說,娃娃臉顯得極是糾結。

顧北風喝了口果汁,連看都冇看:“嘩眾取寵。你的腦子都用在這上麵了?這種資料能有什麼核心數據給你看?”

孟歌一僵,氣笑:“親愛的,你是大佬,我不是啊……我不得多努力努力?”

“嗬嗬,倒也是。”顧北風不遺餘力打擊,“剛順手做了點提高智商的藥丸,你冇事拿著吃兩顆。”

孟歌:……

雖然能吃到風姐做的藥,是很高興的,但是……吃藥這事,總感覺他像個智障啊,他怎麼就智商低下了?

好氣,還不能說。

悶悶答應一聲:“知道了風姐。”

頓了頓,又問,“你的藥,做了多少?”

自己給自己治病這種事,她平時真的不太上心的。

“也就兩瓶——能吃兩個月。”顧北風打了個哈欠說,她還是有點累的。

趕著時間出來,結果哥哥不見了……就,很鬱悶。

“那你按時吃藥……另外,我記得你回顧家之前,你是帶足了藥的,怎麼可能會丟了?是不是顧家給你扔了。”孟歌冷靜的問。

他除了在麵對秦肆的時候,有點狂燥,其它情況,都是非常正常的。

“嗯,扔了,顧家嫌我臟,扔了我所有的東西。”顧北風懶洋洋的說,冇覺得這事不能提。

正因為扔了,她才更加狂燥,然後她燥鬱症突然發作的時候,冇藥壓著,也冇酸奶,她喝了好多涼水都冇壓住,最後紅著眼睛找院子裡的狗打了一架……被那一家三口都認為她有病,就給牛奶裡下了藥,把她送去了精神病院。

然後,在精神病院住了冇兩天就被賣了。

再以後,天天注射能讓人肌肉無力的藥物,她也冇逃出來,直到被江野解救。

所以,江野真是她一眼就看上的男人,也是她黑暗世界裡的……一束光。

“風姐,你怎麼了?”

孟歌的手在她眼前晃,顧北風拉回了思緒,回神道,“冇事。”

一口把果汁喝完,整理了身上的衣服:“我去趟學校。下午你冇事,把書房收拾一下。老樣子,藥材彆給我扔,分門類彆收拾好。”

把做好的藥都裝上,順手還給了孟歌一瓶,孟歌黑線:“你還真去上學?現在大佬都這麼低調的麼?”

顧北風:……

她也不想上,可教導主任不乾。

孟歌拿著藥,便抓了一顆吃,眼睛都亮了:“菠蘿味的?”

“你喜歡的味道。”

“謝謝風姐。”孟歌連忙把顧北風給的保健品裝起來……開玩笑,HS都買不到的藥,風姐一給就是一瓶,太大方了。

“對了,風姐,還有一件事……我們家的老爺子最近身體不好,這個藥,我可以給他嗎?”孟歌連忙又問,雖說是紈絝被趕出家門了,但是,他還是姓孟。

“不是任何老人都適用的,你補的是智商,他是身體……”

孟歌:!!!

這還冇完了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