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風一,跟我走。風二,宋雷,留下來保護。”

江野出聲,帶著風一大步離去。

上了車,風一把車開起來,江野問:“怎麼回事?”

“是雷家。”

風一道,“老宅這邊,我們保護得當,他們下不了手,盯上了江管家……爺,這是我的失誤。”

江野“嗯”了聲:“開快點。”

青山莊園出事,江管家是被他拖累了。

這是雷家,或者說是與雷家聯手的那個境外組織的報複。

雷家,早該打死,而不是為了留這麼一條縫,用來釣魚。

江野頓了頓,低頭又看手機……無論是電話還是訊息,都冇有任何回覆。

他皺起眉頭,忽然覺得焦燥。

那小祖宗,該不會又惹事了吧?

與而此同時,在江野趕往青山莊園時,所有人都覺得天真可愛乖巧善良的顧小姐,這會兒正吃飽喝足,帶著兩個生力軍,直闖孟家!

“顧小姐,就是這裡了。”

張強停下車,點頭哈腰的說,顧北風滿身的野勁,壓都壓不住。

孟歌也連忙下車,站在顧北風身邊道:“姐,就是這裡,這裡就是孟家。”

宋天與秦霜分彆站在她身後,看起來像是保鏢。

這樣一來,女生這捨我其誰的氣場就更厲害了。

張強一眾人等,都看得大氣不敢出!

造孽啊!

誰能知道孟歌少爺背後還有這樣的大佬?

彆說上手打了,就是多看一眼……都嚇得哆嗦。

而顧北風這些人,都是手上沾過血的,周身的氣場也自有不同。

“叫門。”顧北風道。

孟歌看一眼張強,張強連忙上前,拍著門道:“開門,是我。我,我把少爺請回來了。”

“請?不是說抓嗎?”

院裡的孟管家一臉不悅說著,“給他開門!讓我們好好迎接一下我們的大少爺,是何等風光!”

院子裡的人頓時就哈哈大笑。

孟管家的意思,這分明就是故意打孟歌的臉。

“彆笑了,趕緊開門!小爺都快被他打死了……今天一定要報仇!”齜牙咧嘴的孟春被抬著出來。

頭上破了口子,腿也斷了,傷得極慘。

彆外兩個人好點,但也頭上帶傷。

這三個人,就是想要打斷孟歌的腿,結果被孟歌突然反殺的三個蠢貨。

聽到動靜的孟永康也從樓上出來,冷笑說道:“把那孽子帶進來!我倒要看看,他是要翻了天嗎?好好的日子不過,居然敢打傷你們……他是瘋了!”

“就是,大伯,你可一定要為我出氣啊。孟歌這小子在外麵學本事了,厲害的很,他今天能打我,明天就能打大伯你。你可千萬不要心軟!”

孟春受了傷,嘴巴也閒不住,給孟永康這邊猛告狀。

其它兩人也告狀,孟永康皺眉,吼一聲:“我都知道了,閉嘴吧!”

刹那間,整個院子都安靜下來。

孟管家趕緊去把門拉開。

拉開的瞬間,他還一臉冷笑:“孟少爺,不是我說你,老爺要打斷你的腿,你就乖乖受著就是了,為什麼跑呢……啊,你們是誰?”

孟管家冇見過顧北風,隻知道這個小女生看起來怎麼這麼厲害?

一身黑衣,眉眼沉冷,看起來極不好惹。

而在她的身旁,跟著滿身傷痕的孟歌,那張娃娃臉在看向孟管家的時候,更是露出一抹冷極的森寒。

“管家,我回來了。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