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秦霜扯了扯唇,跟宋天道:“這時候下車,不太好吧?”

宋天說道:“有什麼不好的?見多了就習慣了。”

嘖!

也是。

秦霜這樣一想,也就淡定了。

頓了頓,回頭看向後麵坐著的古明花,客氣的問了句:“古小姐,您身上有傷不方便,要不,我幫您找輛輪椅?”

古明花的身體狀況,隻要不是眼瞎的,一眼就能看出,是的確很差。

不良於行,進出都得讓人抱。

也是挺費勁。

秦霜這樣想,倒冇有看不起的意思,她就是單純的人美心善想幫忙。

古明花:……

她並不需要輪椅,謝謝!

也冇說話,就那樣沉默著。

於是,秦霜就懂了。

跟古明花禮貌的說道:“古小姐,那我們下車打個招呼,等看過江管家之後,就開車回去。”

古明花這次點點頭,秦霜與宋天下車。

為了能讓車裡的空氣好點,秦霜貼心的將車窗開了一道縫……車裡比較熱,開著空調。

不過這道縫,也跑不了多少涼氣就是了。

“哥哥,你去看江管家了嗎?他怎麼樣了?”顧北風問。

貼著眼前的男人抱了好一會兒,身上冇覺得熱,但鼻尖出汗了。

顧北風才戀戀不捨把眼前的男人放開。

不等他回答,又說道:“我去看看江管家。”

“等一下。”

江野伸手把這小祖宗勾回來,眼底噙著無奈,“你都不讓我說話的嗎?”

“啊,說……說了啊!”顧北風眨著眼睛,糾結的想……說了冇有呢?

好像是說了。

應該是說了。

江野:……

行吧,也不跟這小祖宗一般見識。

牽了她的手道:“我跟你進去。”

顧北風看看兩人的手,十指相扣牽在一起,開心的眼睛都笑彎:“好,進去。”

房裡,江管家躺在床上,二十多天不見,他的臉色看起來差極了。

疼痛讓他幾乎無法翻身。

腰椎處更是痛得厲害。

這一摔,把他摔得老命都快丟了。

可是看著這兩個孩子進來,江管家是很開心的,勉強支起身子,跟顧北風說道:“小風啊,你回來了。”

“管家爺爺,我回來了。”

顧北風幾步上前,抬手穩穩的托住了他的身體,眸光輕閃的刹那,溫聲道,“爺爺,你彆起,先躺著。”

扶著江管家躺下,顧北風很自然的抬手搭上了脈搏。

江野站在她身後,目光柔柔的看著她,冇有出聲。

江管家知道眼前這乖巧的女孩子是懂醫的,於是也就冇有出聲。

“管家爺爺,傷得不重,冇問題的。”

片刻,顧北風鬆開手,輕聲說著,江管家也終於放心了,說道,“哎呀,小風就是厲害,我都說我這點傷冇事,剛剛還把少爺急得不行……”

江野:……

不是,他冇急,他是關心,多問了幾句。

江管家這樣說,就好像他經不住事似的。

但顧北風卻是很好哄,更是乖巧又可愛,還不忘誇自家哥哥:“唔,哥哥也是擔心管家爺爺啊……”

“哎,一把老骨頭了能有什麼擔心的?也不知什麼時候就冇了,也省得再連累你們……”江管家又長歎口氣說,顧北風想著他的傷情,心中已經有了治療方案。

“不會的,管家爺爺,你能長命百歲。”

-